农村电商扶贫的发力点在哪?

汪向东2017-06-06 11:46:38

阅读(13199)

在我看来,获得感这件事情其实是我们在今天推进电商扶贫最重要的一个核心基础。根据精准扶贫的要求,我们扶贫的主战场在“农村”,因为贫困人口集中在这儿。电商扶贫最重要的领域就是“农业、农村”这个领域的电商。

在我看来,获得感这件事情其实是我们在今天推进电商扶贫最重要的一个核心基础。根据精准扶贫的要求,我们扶贫的主战场在“农村”,因为贫困人口集中在这儿。电商扶贫最重要的领域就是“农业、农村”这个领域的电商。

到底怎样衡量农村电商、农业电商的成败得失?我本人在2011年的时候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叫做《衡量我国电子商务成败的一本标准》,在这个上面我提出,我们必须牢牢树立为农民、靠农民发展农村电子商务的战略指导方向,以广大农民是否积极参与并从中获得实惠作为衡量农村电子商务成败得失的根本标准。农业、农村电商要解决一个根本问题,就是在现今的国情下,要通过电子商务解决农业小生产对接大市场的问题,通过电子商务的推进,帮助农民提高订单权、定价权、吸引广泛参与并且从知得到实惠。

如果说我们做电商的时候,我们眼睛只盯在交易额增长了多少多少,忘记了这种交易额最后带来的是什么,比如说用我们的农产品的压价来换取这样一个交易额,交易额增长了以后肯定农民从中没有多少真正实惠,这样的农村电商有意思吗?今天看扶贫也是这样,就算服务商、平台上能够把农业农村电商玩出花来,最后贫困主体没有真正得到实惠,这样的电商扶贫难言成功。

得实惠不能够只是少数人,不能够只是少数的亮点,要成规模才可以,不是一时的,你不能说做一做增收了,再往下走又返平了,这种得实惠、见实效一定是成规模可持续的,因此对于电商扶贫来说一定要基于市场,这个很重要,因为我们参与扶贫很多主体,比如说政府、社会公益、企业,政府通过转移支付的方式、补贴的方式来达到一个共同富裕的目的。社会公益通过自己的社会担当、良知、善举来扶贫,作为电商扶贫、电商说到底是一个市场行为,可持续建规模最根本的东西还是基于市场,老百姓、贫困主体基于市场所获得的那种征收的能力在电商扶贫中间最重要的东西,我们讲农民的、贫困主体的内生动力是电商扶贫的根本、核心,也是我们说构建一个电商扶贫长效机制的核心基础。

这样的一个贫困主体的获得感,就像任何事物带来变化的时候有“内因”和“外因”是一样的,贫困主体包括贫困户、贫困村、贫困县,自己在电子商务当中的获得感,老百姓通过做电子商务真正认为电子商务可以为他带来增收、脱贫的效果,真金白银能够挣到,贫困村、贫困县真正认为做电商能够给我一方经济带来好处,能够为我一方老百姓带来好处,发自内心的认可,有这种获得感,这个是“内因”,也是成规模做复制的时候最根本的促因,开始做的人真金白银做到了,旁边的相亲们看到了,跟着效仿,这种规模是最重要的东西,也是成规模最重要的东西。他们在不断做电商的时候不断有收入、不断有获得,有更多更好的获得,这种持续不断的获得感是让电子商务、让电商扶贫长效机制能够保障下来的最根本的东西。

作为“外因”,政府、公益组织、企业等等参与者,要围绕让老百姓、让贫困主体建立这种获得感去发力。要打通,作用到贫困县、贫困村,才能够实现成规模、可持续、见实效,才能够让贫困主体有更多的感觉。

持续的获得感来自于哪里?必须重视农产品的上行,一定的获得是因时、因地、因人发生变化的,一开始做的时候一天有10单很高兴,但是做了一段时间以后还是10单就不满足了。在农村电商的时候,工业品的下行能不能给大家带来获得感,尤其是一开始的时候,电子商务帮助我们打开眼界,对接到如此广阔的大市场,让农民买得到、买得对、买得省,这种获得感很强烈,但是当它习以为常,他认为这个世界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相比较而言,尤其是贫困地区农产品的上行,是要不断的有收入,这种获得感是可持续的,随着越卖越大,越卖越多,获得感更强烈,要想让贫困主体有持续获得感一定要重视上行,由挣钱带来的获得感,比省钱、花钱要强烈得多、重要得多。

这其中的是服务,尤其在今天,农村人口服务通过电商的改善是很重要的,但是也会像下行一样,开始很新鲜,慢慢习以为常,由于规模的扩大,能够带来快递、快递费这样的降低,有新的获得感,但是应该是介乎于上行和下行之间的,最强烈最可持续的获得感来自于上行,来自于电子商务帮助农民卖出。

影响电商扶贫、赢得获得感、影响上行的因素主要是什么?

在今天可以把这个归纳为这样一个模型,我叫做“PPPS模型”,中间是贫困主体的获得感,是销售,影响它的因素有很多,但是可以归纳为四个方面:

第一,“P”,电商平台,平台很重要,是前提。

第二,产品。

第三,政策。

第四,服务。

上个月央视的《焦点访谈》用三天的时间批评农村电商现在味儿不浓,批评一些平台只重视把工业品往外销,没有帮助农民把农产品向外卖,这个节目出来以后,业内热议连连,众说纷纭,其实有很多观点是有矛盾的、是有分歧的。

比如,有一些平台的朋友,说你这个农产品卖不出去怪我?你的产品不行、你的服务支撑有问题,你产品不能够怪平台吗?如果农产品上行选定了一个平台,它的销售的情况、获得的情况、获得感的情况,应该说主要来自于产品怎么样、政策和服务是不是得到了改善,改善了你销得好,就有更多的获得。

但是反过来,我们在调研中看到大量的情况,同样的一个产品,同样的一个地方,拥有一样的政策环境和服务的支撑,但是由于选择了不同的平台,跨平台销售,结果它的成本、它的回报、它的获得和获得感就是不一样,我们要综合起来全面的看这样一个问题。

尤其在今天农村电商平台很多的情况下,我们的贫困地区根据你的产品结构、产业特点选择最合适的平台,你选择对你最匹配的平台策略是非常重要的。

最后,我想说,今天的主要的观点,电商扶贫一定要围绕着贫困主体的获得感发力。现在国家的政策也很多。去年年底出台的文件,关于《促进电商精准扶贫的指导意见》提出的九个任务;这是《国家电子商务“十三五”规划专门部署的电商扶贫的专项行动的要求》。我们希望不同的地方围绕你自己的问题,围绕你面对阶段的特点,选择和你最适合的一种路径和策略,但是一切不要忘了,“九九归一”,最后你的落脚点、你的核心的发力点就是你的贫困县、贫困村、贫困户的获得感。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