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的县电商启而不动?有六大病灶!

魏延安2017-10-09 13:24:57

阅读(10933)

2015年是县域电商轰轰烈烈推进的一年,各类县域电商会议总是人满为患,各类县域电商讲师全国飞奔,不少的书记县长到处追会并纷纷找上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平台的大门,一时间不谈电商似乎就跟不上县域经济发展新...

2015年是县域电商轰轰烈烈推进的一年,各类县域电商会议总是人满为患,各类县域电商讲师全国飞奔,不少的书记县长到处追会并纷纷找上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平台的大门,一时间不谈电商似乎就跟不上县域经济发展新形势,一批先行先试的市县领导也因为电商而声名远播。在县域电商风口形成的同时,政策暖风频吹,从2015年起,国务院与国家部委先后下发上百个电商及相关文件,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等有真金白银的项目也及时出台,进一步“吹皱了”县域电商的“一坛春水”。

一眨眼,两年的功夫过去了,到今天没有启动电商的县域已经不多了,没有在政府报告中部署电商的县域也不多了,但各个县域电商的发展情况却参差不齐,个中原因值得反思。正如大家常常引用的那句话: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那些搞得好的县域电商如果概括起来,总离不开认识到位、思路对头、措施给力、人才齐整,特别是一把手亲自抓是重要特征。而那些启动了两年依然成效了了的,各自的原因差异较大,但依然可以归结出几条来,大体如下。

一、认识不清晰

2015年5月4日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大力发展电子商务加快培育经济新动力的意见》指出,到2020年“电子商务与其他产业深度融合,成为促进创业、稳定就业、改善民生服务的重要平台,对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起到关键性作用”。可以说电子商务被寄予新常态下经济转型新动力的厚望,李克强总理也在不同场合为电商公开站台。

但在一些书记县长眼里,电商就是几个年轻人网上卖一点山货,对电商的产业辐射带动作用缺乏应有认识,既然看不上,也就自然不会上心抓,相应的工作力度也就不会强。

而有的还在担心电商来了会搞垮县内的实体经济,会造成税收流失,却不知电商是没有边界的互联网经济共同体,既不是洪水猛兽,但却挡也挡不住,李克强总理几次关于电商与实体经济关系的论述依然不能影响他们对电商的偏见,促进电商发展也就无从谈起。

还有的把电商发展简单化,以为与大型电商平台合作了,以为招商来了几个电商企业,电商发展就可以了,结果发现没有本地产业的配套、没有电商生态的完善,独木始终还是难以成林。

在认识不到位的情况下,一些县虽然也跟着形势发了电商的文件,出台了政策,但具体实践中却没有实质性举措,只是一种“佯攻”的姿态。

二、政策不明确

2015年以来,国务院及中央各部委出台电商文件不少,一些地方有应接不暇的感受,于是在没有完全消化的情况下,一味照搬照抄,缺乏应有的转化,不仅没有起到指导发展的作用,反而给电商市场主体造成了视觉上的混乱。在一些县,今天这个规划出台了,明天那个意见也下发了,各类推进方案更是满天飞,但多为应景之作,有的甚至和国务院、省政府的文件一样大而全,洋洋洒洒成千上万字,就是让大家看不见到底要干什么、怎么干、拿什么干。

有的请来“洋和尚”做规划,生搬硬套,编制的蓝图让人振奋,提出的目标让人向往,但如何实现却缺乏可操作性,最终往往束之高阁,还不如抓住当下一个小问题先解决了实在。事实证明,一些县的电商发展并不是从大规划做起的,而是从一个“小目标”开始的。

还有的县,会议经常开,领导经常讲,文件经常发,但涉及到大家关心的网不快、物流太贵太慢、电商服务匮乏等问题时,往往“王顾左右而言它”,给不出有效的解决办法,瓶颈几年不突破,最终伤了电商市场主体的心,挫伤了基层干部群众的积极性。

三、氛围不浓厚

对县域经济而言,电商是一个新事物,发展尤其艰难。中国自古以来的规律是,凡新事物一定诋毁者多、质疑者多、观望者多,不破除观念上的障碍,不在发展氛围的营造上做一些突破,根本就干不下去。改革开放是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大讨论开始的,电商在一个县也应以“电商是可以形成新经济的”这一命题推动讨论,广泛形成共识,营造良好氛围。

但在一些县,基本是县长一个人的战斗,具体的工作都在商务部门,其他的系统没有支持,没有配合,可谓每前进一步都万般困难。走过来的县都深深认识到,如果一个县搞电商,没有15个以上的部门配合,摊子是铺不开的,这也是为什么强调必须“一把手工程”的原因,只有一把手能协调这么多的部门、能调动这么多的资源,换成其他的党政副职都很难。

因而,县长大会经常喊还是不够的,必须亲自上,这样才调动得了各个部门的一把手、各个乡镇的一把手,都去围绕电商做事情。一个部门不要多干,一年为电商解决一个实际问题,各个部门就能破解若干问题;一个乡镇推荐一个好产品和几个年轻人,全县集中起来也是琳琅满目、人才济济。而商务部门更像是电商的综合协调部门,当然也要具体抓物流、人才等具体工作。

四、主体不强大

在一些传统的县区,电商就像没有植被的沙漠,仅仅移栽几棵“新苗”是绝对不可能形成“绿洲”的,甚至都活不下去。如果没有几个像样的示范企业,如果找不见一大批愿意干的年轻人,这个县的电商绝对起不来。而到最后,以农产品为主的县域电商还要朝着群众运动的方向发展,让普通农民尝到电商的甜头,自觉地成为电商的运用者。

但在一些县,出于认识上或者政策上的其他考虑,仅有的电商“阳光”都给了个别企业,培训他们来牵头,园区他们来建设,政府购买的服务也是他们来提供,可谓“万般宠爱集于一身”,但就是干事不专业,发展不景气,靠着补贴过日子,不仅耽搁了县域电商,更伤了一批电商创业者的心。

所以,县域电商要发展,“大象起舞”是要的,“蚂蚁雄兵”更是少不了。唐朝的诗人聂夷中曾针对普通农民的凄惨生活在诗中发出了“我愿君王心,化作光明烛。不照绮罗筵,只照逃亡屋。”的感叹,今天也可以这样说,县域电商不要把目光仅仅对准个别的所谓电商龙头企业“锦上添花”,而是要把目光对准满怀理想回乡创业的那些草根电商“雪中送炭”,后者更有可能成为未来电商新经济时代的参天大树。

五、用力不精准

每个县发展现状不一样,特色也不一样,未来的路径也注定不一样,所以没有固定的县域电商模板来套用,必须因地制宜找突破。可能是因为电商政策出台较多、电商市场变化太快,一些地方的电商发展出现频道变换太快、重点调整过多的现象,至今“一壶开水”也没有烧出来,其中的折腾却没有少,可谓事倍功半。

比如在县域电商中,农产品电商、农村电商、旅游电商甚至跨境电商,到底抓哪个?按县域经济的多样性讲,每个县可能以上形态都有,但侧重点却有所不同,抓哪个都不为错。但可惜的是,万事开头难,不找准一个方面先下手,而是“四面出击”,最终就会像打仗一样,兵力分散,久攻不下,挫伤士气,贻误战机。所以,必须在其中做出选择,在一个点上集中全力突破,带动全线发展。比如大家经常提起的成县电商,其实最初就是“一个核桃的逆袭”,全县上手,打一个单品,做起来了再做其他。而江浙临安的县域电商也是从山核桃如何上网开始的,如今却做起了旅游电商。

不仅重点突破方面要选择,工作重点举措也要做选择,平台、园区、培训、网货开发,有限的资金优先投给谁?如果不清楚,撒胡椒面,最终哪个也干不好,更让底下的干部、企业没法干。还是要适当集中一下,初期狠抓人才,逐次再抓电商服务和网货开发,后面才是园区承载和物流聚集等。

六、资金不给力

看了好多县上的介绍,发了文件的,没有说专项资金不上千万的;说到优惠政策,没有不整理出十来八条的,但到底在哪里能落得实?

有的县搞了三年电商,快递首重的价格还在10元以上,搞电商的企业和创业者苦不堪言,就是迟迟拿不出解决办法,核心是既不想拿钱补贴,又不支持物流企业建设,只让商务部门空协调,成本如何下得来?

而在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项目上,一些县重争取轻实施,拿到国家的钱却花不出去,一方面电商主体翘首以盼,一方面资金躺在账上睡大觉。甚至一些县,不是努力争取国家项目来实现电商大发展,而是就为争取示范县一块牌子做政绩,让人痛惜不已。

还有的县,各类优惠政策刷得满墙都是,就是年底不兑现,因为县长舍不得拿出真金白银来,电商企业只能一次又一次失望,甚至被迫离开。到今天为止,一些县的电商连商鞅变法的第一步“立木为信”都没有跨出去,还拿什么实现“富国强兵”?

最后,不得不说,如果三年前县域电商还是大家站在一条起跑线上,那么今天已经像中长跑比赛,选手之间逐渐拉大了差距,如果落后者还不能认真反思整改,那不仅靠电商实现县域经济“拐弯超车”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就是顺应形势推动电商正常发展也是一个现实问题,最终可能在新一轮的县域经济竞争中落伍。

二〇一七年九月十日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