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战略的历史现实观察与思考

魏延安2017-11-11 10:49:41

阅读(1726)

十九大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新战略——乡村振兴战略,一时成为三农界热议的话题。这一战略的推出,意义重大而深远,可以通过多维度的观察与思考,为更加科学有效的实施提供参考。

十九大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新战略——乡村振兴战略,一时成为三农界热议的话题。这一战略的推出,意义重大而深远,可以通过多维度的观察与思考,为更加科学有效的实施提供参考。

关于观察乡村振兴战略的五个视角

乡村振兴战略的中外视角观察。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中的乡村衰败,是发达国家已经历经的历史阶段。为了避免这种衰败,各国也都采取了积极的举措,比如日本的一村一品运动,韩国的新村建设,而欧洲的法国也积极开展了乡村复兴运动。到上世纪90年代,一度衰败的法国乡村甚至出现了复兴的迹象,大量的城里人涌入乡村,与我们今天的乡村旅游兴起有几分相似。从这一中外对照可以看出,振兴乡村是必要的,可行的,也是通过努力可以实现的。

乡村振兴战略的历史视角观察。早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梁漱溟、晏阳初等一批有识之士就意识到乡村衰败的问题,开始乡村自救的探索,但那个年代注定不会有什么结果。新中国成立以后,农业的基础设施地位得以确定,农村工作一直放在重要的位置,甚至也提出了新农村建设的构想。但开展的一些工作,主要从保障供给、稳定政权的角度出发,农村依然十分贫穷。改革开放以后,工业化、城镇化加速,农村的空心化、发展相对滞后等问题日益严重。在此背景下,在国家有能力开始对农业农村进行支持和反哺的时候,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战略就被提出,这就是2005年10月新农村建设战略出台的背景。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到农村振兴战略,方针虽然都是五句话,20个字,但却有四句不一样,显然,今天的城乡一体化进程已经到了城乡深度融合的阶段,无论是产业形态、发展目标,还是治理体系的建设,都到了升级换代的时候。

乡村振兴战略的城乡视角观察。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乡村绝对不是在现代化进程中可以被忽略的地方,在未来依然有几亿农民居住在农村,他们想在农村生活得更好。也有大量的城里人逐渐厌倦水泥森林,留恋于乡村的田园风光,也需要乡村帮他们留得住乡愁。发达国家的历史进程表明,城镇化率达到70%左右就会出现城乡人口流动的平衡甚至逆向流动,我们国家东部发达地区已经出现这种迹象。可以说,无论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都需要乡村更加富饶、美丽、和谐。

乡村振兴战略的政治视角观察。振兴乡村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而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中国共产党的奋斗是从工农联盟开始的,无论城市如何兴旺发达,工业如何世界领先,乡村都是必须稳定的基础所在,这是执政的根基之一。乡村振兴战略也是基于对反面教训的汲取,所谓的“拉美陷阱”在本质上是资本化农业对农村人口的挤压,导致后者成为被迫进城的无业流民,而农村也被大量的私人农庄所替代。中国绝不可能让几亿农民赤手空拳进城,必须让他们中的一部分可以继续留在农村,让农村建设成为美好的乐园。

乡村振兴战略的文化视角观察。振兴乡村也是丰富人类文明形态的必然要求。城市与乡村是人类文明的两种形态,不可以视之为可以替代的两个历史阶段,即城市文明注定终结乡村文明。事实上,城市文明愈发达,乡村文明就越被怀念。如果说城市文明是激进的,机械的,骚动的;而乡村文明就是舒缓的,自然的,恬静的。多少对城市文明感到倦怠的人们,在乡村去放松自己,休养身心。这也是美国富人反城市化、法国乡村复兴的背后逻辑,也是今天各类民宿、休闲农业大量兴起的内在机理。

基于多维观察的推进乡村振兴战略思考

基于以上观察,乡村振兴战略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现实要求,也是党中央审时度势进一步加强三农工作的重要举措,必然对三农发展和城乡一体化进程产生深远的影响。同时,从以上不同角度的观察出发,也对振兴乡村战略的实施有以下思考。

一、产业是基础,从“生产发展”到“产业兴旺”,需要深入研究农村现代产业的新形态。坚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根本性作用,积极发展乡村旅游、休闲农业、创意农业、农村电商等新业态,加快与互联网结合,深入推进三产融合,深度挖掘农业的产业新空间。特别应该关注农村电商带来产业升级机遇,扩大农产品网上销售,促进绿水青山在网上变成金山银山,用电商的大数据倒推产业转型,促进农村创业,改善农村民生,带动就近就地就业,在推动农业产业化与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同步中繁荣乡村。

二、富裕是目标,从“生活宽裕”到“生活富裕”,需要深度挖掘农民增收的新空间。农民的工资性收入已经超过家庭经营收入,成为第一大收入来源,但农民外出务工的增长已近饱和,返乡创业日益兴起。如何提升农民生产经营能力是当务之急,需要帮助农民从传统的生产者向现代的经营者转变。同时,积极推动农村产权改革,把农民收入四大构成中最大短板——财产性收入补起来。目前农民收入构成中,工资性收入、家庭经营收入各占四成多,以政策性补贴为主的转移性收入占约一成,财产性收入只有百分之几,大有潜力可挖。


三、宜居是基础,从“村庄整洁”到“生态宜居”,必须推动农村建设进一步由表及里,加深城乡一体程度。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要不断深化,如新一轮电改迫在眉睫,因为农村用电负荷与日俱增;宽带进村、降费提速的进程要加快,因为农村的需求日益迫切;乡村道路建设需要适应乘用车辆增多的趋势,拓宽升级,强化养护。更重要的是,要从国土空间科学布局的高度出发,从农村的实际出发,少砍树,不填湖,避免不科学的撤乡并村和粗暴的城镇化改造,让农村像农村。同时,在教育、医疗、社保、文化体育等方面进一步缩小与城市的差距。

四、治理是保障,从“民主管理”到“治理有效”,需要逐步构建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在进一步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推动农村基层民主实践的基础上,继承和发扬古代乡村治理的优秀传统,如乡规民约,乡贤文化。特别是当下应发挥好农村老人的道德约束作用,返乡创业、退休回乡人员等新乡贤的示范引导作用,共同参与乡村治理。继续各类热爱农村、扎根农村的人士参与乡村建设。

五、文明是象征,“乡风文明”的要求虽然一脉相承,但文化的乡村特征是核心。无论是法国社会学家孟德拉斯在《农民的终结》一书后记对法国乡村社会复兴表象的哀叹,还是贾平凹在《秦腔》中对传统乡村衰败的惋惜,其根本上都是对乡村文明的“根”性的忧虑。不是新房修了,路也宽了,生活好了,住的人多了,就是乡村复兴。而是自古以来形成的与乡村生活相匹配的乡村文明体系的延续,才是乡风文明的内核。既要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普遍要求,又要充分体现出乡村的自有特点,也需要在对乡村建设进行更加科学的评价。

乡村振兴战略作为一项事关三农发展的千秋大计已经推出,只要科学地、有序地推进,那未来的农村就一定会变成令人向往的地方,未来的农业也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而农民最终也会成为让人羡慕的职业。 

              二〇一七年十月三十日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