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的乡村工业复兴: 涉农电商研究——淘宝村模式与案例研究

魏延安2020-07-25 18:04:01

阅读(659)

「背景与目的」淘宝村是近十年重要的电商现象,既是农村电商的新兴领域,也是农村信息化的前沿阵地,深入地研究分析淘宝村的形成机理,总结其发育规律,发现其存在问题并提出合理建议,对于淘宝村本身的发展是有意义...

「背景与目的」淘宝村是近十年重要的电商现象,既是农村电商的新兴领域,也是农村信息化的前沿阵地,深入地研究分析淘宝村的形成机理,总结其发育规律,发现其存在问题并提出合理建议,对于淘宝村本身的发展是有意义的,对农村电商的发展也是有意义的,而对于依托互联网加快乡村振兴同样是有意义的。2015年,我们承担了活水计划“涉农电商研究——淘宝村模式与案例研究”课题,通过对淘宝村的实地调研和相关案例分析,进行了一些系统化的梳理,形成了关于淘宝村的一些基本认识。以下为主要研究结论。

  从2009年首次发现淘宝村至今,淘宝村已经由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如何看待这一现象,各方说法不尽相同。我个人倾向于将其形容为——互联网时代的乡村工业复兴。上世纪80年代,乡镇企业异军突起,曾让中国农村掀起了工业化浪潮,也被誉为中国农民的伟大发明。30年后,中国农民借助互联网,在乡村再次掀起工商业复兴浪潮。仔细观察淘宝村,非常重要的共性特点是——身在农村不姓“农”,两头在外。身在农村不姓“农”,即主要还是做服装鞋帽等轻工业产品,农产品有,但还不多;两头在外,即生产加工原料在外,销售市场在外。

  一、淘宝村何以在网购时代脱颖而出?

  总体看,便捷的互联网体系、低成本的创业优势和较为配套的电商生态,共同催生了淘宝村。其中,互联网与电商生态是基础,而低成本是关键。这一低成本的优势表现在五个方面:

  其一,村里的人工成本低。吃住都在自己家里,起步之初多为“父子兵”“夫妻店”“兄弟连”,没有工作时间限制,再苦再累,心甘情愿。

  其二,村里的资金成本低。启动所需资金少,基本上都是亲朋好友集资,有天然的信用基础在里面,一般也没有沉重的利息负担。

  其三,村里的土地成本低。往往前店后厂,屋前院后,简单搭建,照样生产出精美的各类“宝贝”;再要扩大的时候,村上划出一片地来,扩张成本低。

  其四,村里的技术成本低。只要有第一个吃螃蟹的,因为农村的熟人社会特征,迅速普及,最终成为“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态势,只是织网代替了点火,快递替代了烟囱。

  其五,村里的信息成本低。信息不对称下的博弈最终往往受伤的是农民,但铺天盖地的互联网极大地弥补了农民的信息短板,更重要的是,还有带头人的信息探路,“羊群效应”在淘宝村表现得淋漓尽致。

  由此,淘宝村网上竞争优势尽显,特别便宜实惠,恰恰符合“实惠淘宝”的定位。

  二、淘宝村诞生的基本模式有哪些?

  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这句话应用在淘宝村的身上也大体合适。几千个淘宝村的兴起,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柳暗花明,一种是无中生有,但以前者为主要模式。

  所谓柳暗花明,就是说这个村本身有一定的产业基础,因为某种契机,在网上找到了新的发展空间。早期典型的代表是河北省青河县的淘宝村,基本都干着网上卖羊绒制品这同样一件事,因为清河是羊绒之都,有这个基础。类似的还有义乌周边的淘宝村,以及大量的以服装鞋帽为主业的淘宝村。

  所谓无中生有,是这个村因为兴起了电商,迅速催生新产业,将原来的产业替代。典型的代表就是江苏省睢宁县的东风村,原是是收破烂的,后来在返乡创业“三剑客”的带领下开始网上卖仿制家具,不想再造出一个规模达几十亿的新产业来;类似的还有浙江省缙云县的北壶村,山沟里的烧饼村变成了网上户外用品专业村。

  而对于“柳暗花明”型淘宝村,产生又可区分两种情形:一种是批发改零售,一种是外贸转内销。前者借助于淘宝网的平台优势,去除了繁杂的中间环节,与消费者面对面,对买卖双方都有利;后者则是在金融危机之后,外贸出口不利的情况下,借助电商平台,转移到国内市场。这也可以从侧面解释,为什么广东初期没有一个淘宝村,后来却大量出现。

  三、淘宝村成长的共同特点是什么?

  不管以什么模式发育的淘宝村,共同特点有四个:

  第一,带头人的示范引领。农民怕风险,又相信眼见为实,从众心理强。正因为如此,几乎每一个淘宝村的发展,差不多都有带头人的深深烙印。如果要罗列这些带头人名单的话,除过东风村有孙寒的“不务正业”,义乌的青岩刘村有刘文高的一路“煽动”,山东曹县的丁楼村有周爱华等人的率先试水,浙江松阳的西山村因为有刘国平帮助父亲网上销售的大胆探索,山东博兴的湾头村有跑前跑后的“热心肠”安宝忠,而缙云县北山村的户外用品电商完全是吕振鸿带出来的,等等。

  第二,已有产业的基础支撑。大部分的淘宝村是现有产业的网上转移,比如沭阳的花木电商是有产业基础的,而且是先有产业基础,然后有顺势而上,电商再倒推产业规模扩大和转型。

  第三,青年返乡激发活力。淘宝村如果没有年轻人的参与,没有他们势不可挡的激情探索,其成长是难以想象的。无论“父子兵”也好,“夫妻店”也好,“兄弟连”也好,“女人帮”也好,核心是年轻人。各个淘宝村的带头人,大部分是80后、90后,特别是90后,可谓功不可没。

  第四,相对成熟的生态体系。目前的淘宝村,总体还是江浙沿海省份为主,原因主要在于沿海省份成熟的产业基础、完善的产业配套、开放的思维模式、便利的交通区位等,为淘宝村在农村的破土生长提供了良好土壤。

  四、淘宝村发展中的普遍性问题与趋势如何?

  在共性问题上,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人才瓶颈,开始是没有人,做到一定程度是缺优秀的人。草根创业走到一定程度很容易遭遇成长的“天花板”,而外来的人才又难以在一个乡村落脚,人才瓶颈与日俱增。二是同质竞争,家家户户开店卖同样的产品,价格下跌,利润下降,创新产品和品牌化又非常难。三是空间狭窄,一旦成为淘宝村,路适应不了越来越多的车辆,家里也堆不下越来越多的物料,配套的产业也没有空间安放。

  在趋势上,也有三个方面特征:一是从农民自发到行政推动。特别是2014年之后,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认识到淘宝村的重要性,开始牵头做规划,建配套园区,推动成立行业协会,出台优惠政策,加速人才培养等。二是开始出村入乡进城。村容纳不下,就在村庄周边形成产业集中地,形成“摊大饼”效应;或者在乡镇聚集,形成产业园区;甚至上向县域转移或聚集,以利商务往来。三是农民网店开始分化协作。一些农户在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退出网店经营,而去从事电商配套产业。

  五、淘宝村发展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第一,因势利导,调整阶段目标。淘宝村在萌芽期的,就像初生婴儿,最需要的是襁褓和奶瓶,希望不要生病,快快长大。当淘宝村发展到几百人上千人参与的时候,就像孩子长大了,要上大学,要工作,要房要车,需要更大的空间和支持。

  第二,完善生态,提升发展水平。水积之不厚,则负舟亦无力。强大的电商服务体系、健全的产业体系、完备的基础设施、高效的政策体系和活跃的创新体系,淘宝村转型升级需要做的太多。

  第三,突出人才,作为产业核心。淘宝村的兴衰在于人。当一个淘宝村的带头人停滞了,这个淘宝村也会停滞。需要更多的精力培养大量的农村“淘宝”人,扶持他们走得更远更强。这个培养不是培训那么简单,而是以培训为切入,伴随成长的各个环节,持续提供服务支持。

  第四,加强研发,推动产业升级。淘宝村不等于地摊货、便宜货,不能老贴上这样的标签。淘宝村要像当年的温州皮鞋和广东制造一样,走向品牌引领的品质发展阶段。

  第五,提升认识,强化政府作为。淘宝村的出现,主要是在市场经济规律主导下由草根创业者推动的,政府的作用主要在于营造“渔场”,让淘宝村的创业者们“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其要义在于做好供给侧改革,顺势而为,做好服务,切忌预设,切忌“人造”。

  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数字乡村时代的到来,未来的淘宝村将不仅是互联网上的乡村工商业复兴,还会是互联网上的农耕文明复兴,淘宝村会在不断涌现中“农味”更足。

  「调研手记」

  苏北睢宁的东风村是全国知名的淘宝村,一年仅家具在网上销售就有几十个亿。其乡村电商产业振兴的源头可以追溯到2006年,被称为“三剑客”的孙寒等青年开启了这个传统村落的互联网之旅,随后的电商暴发让人始料不及,一个脏乱的废旧品收购村迅速成为苏北耀眼的电商新村。到今天,不仅是村上的人在从事电商,而且吸引了大量外来的打工者。电商产业的兴起,也确实带来了一业兴、百业旺的效果,村上的相关配套产业也轰轰烈烈发展起来了。但让人遗憾的是,“三剑客”等年轻人创业在村上,生活却在城里,玩起了“双城计”,他们的家人特别是孩子住在了城里,享受更好的教育、医疗和生活基础设施。对一个村庄来说,他们能干得起产业,却很难赶得上城里的基础设施特别是公共服务水平,农村的人还是留不住。

  淘宝村发展到今天,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电商问题了,从生产到生活,从经济到社会,从“硬件”到“软件”,成长的烦恼与日俱增。狭小的村庄难以容纳更大的产业发展,于是在村庄周围出现了园区,也有的把公司搬到了城里。村庄及周边的道路、通信、水电等基础设施,面临全面升级。更重要的是,当产业发展起来后,农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会更加迫切,人居环境、教育医疗、社会保障、政府服务等,需要全面升级。

  所以,对于当前已经有产业规模的淘宝村而言,产业固然要继续升级,但乡村全面振兴的任务已经迫在眉睫,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乡村振兴“20字”总要求需要一句一句落实。但如同功夫在诗外,淘宝村的问题本质上却在城里,要看城里的资源能不能更多下沉,城里的公共服务能不能更快延伸,农村群众的关注能不能得到更多关注和解决。这已经不是淘宝村自己的问题,而是当地党委政府需要深入思考的课题了,淘宝村由此就由农村电商问题转向了数字乡村与新型城镇化。

  (二〇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夜初写,二〇一九年十月十六日修订)


共青团陕西省委农工部部长魏延安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