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之浓,休闲之农

夏晓波2016-05-16 09:27:47

阅读(7778)

近些年,全国各地纷纷兴起了休闲农业建设热潮,几乎县县搞规划、镇镇搞开发、村村搞景点。众多景点中,游客却门可罗雀、屈指可数,致使经营收入根本无法支撑日常运作,反而滞碍了当地经济的发展。

近些年,全国各地纷纷兴起了休闲农业建设热潮,几乎县县搞规划、镇镇搞开发、村村搞景点。可是,在笔者到过的多数休闲农业景点中,做得都很漂亮,有长廊、有荷塘,有设施、有种养,有餐饮、有住房,游客却门可罗雀、屈指可数,致使经营收入根本无法支撑日常运作,让不少信心满满的投资人挤着进去,困在其中,这不得不说造成了资源的极大浪费,反而滞碍了当地经济的发展。

发展休闲农业是大方向,切不可盲目扩张。在笔者接触的投资人中,有做房地产的,有做矿产的,有做超市的,有做金融投资的,他们在各自的领域成功积累了原始资本。他们认为,休闲农业无非是租个上千亩地,把环境搞好,弄点特色的游玩项目和餐饮住宿服务,便可以吸引大批游客前来消费。而且,果蔬是自己种的,畜禽是自家养的,投资成本小,似乎相对于房产、矿产、商超和金融等其他产业,休闲农业就是长青的“绿色银行”。退一步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部分别有用心的投资人还抱有就算亏本也能“占地为主、占山为王”的短见。

殊不知,农业投资单位面积看似不大,总体数额却惊人。尤为关键的是,投资后一定要有经验丰富的行家里手来运作,包括农业工程、种养殖、加工、销售、餐饮、服务等各领域人才。倘若运作不好,挖的再漂亮的边坡,暴雨一冲就塌;规划再精致的庭院,无人游玩也会墙漆掉离;开发再肥沃的土地,无人种植亦会杂草丛生。如此一来,这些投资就像苍蝇碰上蜘蛛网——有去无回,随之资金链断裂,最终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诸多休闲农业之所以深陷泥泞,根本在于缺乏科学的调研论证,发展没有明确方向,投资人多按自己的想法和喜好行动,缺乏分工合作,缺乏优势互补,项目重复建设、雷同建设,形式单一无特色,甚至出现恶性竞争,大打价格战,偷工减料,自损形象。

而在笔者看来,休闲农业点要留得住游人,继而让他再来,就得引起他的挂念,激发他的乡愁情。引起挂念,并不是场景要多宏伟,项目要多丰富,饭菜要多好吃,住宿要多豪华。在儿时,我们在河沟里捞小鱼、抓泥鳅,在山野间拔小笋、采蘑菇,那种美好的记忆永远无法磨灭;在果园,我们认养一颗果树,会时不时回来观察它的长势,丰收季节还会携亲朋好友前来尝鲜;在菜地,我们种下了几棵番茄,同样会抽空来给它们除草、浇水、施肥,且不忘采回去一展厨艺。

因此,休闲农业发展的方向可以很多种。大投资固然好,人工造景固然靓,但这只是条条道路通罗马中的一条,也有避免大兴土木,稍加修缮,村民互助,百姓参与,通过最朴实的乡愁情、劳动美、体验感,照样留住了游人。就拿笔者所在的江西省而言,这种摒弃大建设,遵循自然天成,保持原汁原味,游人人人参与、农民人人受益的形式已经越来越受到大家的喜爱,起到了天然雕饰好过人工粉饰的良好效果,不信请看:

遥望傍山村落处,更有篁岭晒秋人

古村依山而建,古宅错落有致,锃亮的青石铺成的小道逶迤在山腰,无不体现数代村民的造物之美。百余户人家,户户相邻相依,其间客馆、官厅、绣楼鳞次栉比,古树奇石镶嵌点缀,极具特色,更有一条天街似玉带般,将这些精典元素串接,犹如寰宇间的条条银河,闪耀不止。而街旁各类商铺林立,品相繁多,加之人流不息,构成了一幅流动着的现实版“清明上河图”。

再看古村落的外围,连绵青山碧绿如黛,石罅里渗透出的股股清泉,潺潺缓缓的,永不停息,平静得好似看破世间烦扰。阳春三月,山间油菜花全面盛开,层叠有序的油菜花梯田蜿蜒于坡岭之间,又有桃花、梨花点缀在金灿灿的花田中,描绘出一幅独有的乡村田园画卷……

不错,这就是有“中国最美乡村”之称的婺源篁岭古村。篁岭吸引我们的不仅有古村落和漫山遍野的油菜花,还有能打动我们的象征着丰收的篁岭秋晒。

借着古民居在百米落差坡面上错落有致的排序,智慧的篁岭人家家凿窗采光,户户支架晒物。每当日上山头,阳光普照,整个篁岭古村的土砖外墙与晒架上,遍布了星星点点的竹匾,匾里均匀地摊晒着五彩缤纷的丰收果实。此时,人们更愿意把篁岭当成一块画板,勤劳的篁岭人用支架当画笔,以竹匾为调色盘,春晒绿茶、夏晒金谷、秋晒红椒、冬晒白糕……如此绘制出世间少有的“篁岭晒秋图”,一年四季延绵有序,又因四季更替而变幻。

在篁岭,少去了现代都市的繁华,我们却能得到简单的充实。在这里,你无需操心播下种子得不到收获,你也不用担心付出没有回报,只要你肯在春夏付出努力,就定能迎来颗粒满仓的金秋。微风吹过,梯田里长势良好的庄稼随之摇曳,到了丰收的季节,它们为了回报农民辛勤的劳动,纷纷贡献出自己的丰硕果实,那洋溢着泥土芳香和汗水滋味的稻谷、大豆、芝麻、南瓜、玉米、辣椒、菊花、紫薯、茶叶等纷纷被采收,成为晒匾里红、绿、黄、白等五彩缤纷的色块,显现出一幕“你方晒罢我登场,颗粒归仓把歌唱”的喜庆场景。

来到篁岭,我们不仅能看晒秋、拍晒秋,我们还可以住下来体验“朝晒暮收”、晒台“话桑麻”的悠闲生活,体验“晒秋人家”的民俗乐趣,超脱世俗,物我两忘,真正融入到这诗情画意的田园生活中去。

此外,篁岭梯田除了种植稻谷、油菜花等营造出美景外,它还是一个四季花谷,勤劳智慧的篁岭人在长期的摸索中,把每一个月或是两个月定为一个周期,依据自然规律种植不同的花草作物,确保每隔一段日子就能呈现不同主题的花景,让春夏秋冬花期不断,一年四季生机勃勃。

回头再看蔚蓝的天,洁白的云,紧凑的房屋,长满果蔬花草的田,还有农民辛勤的背影和盘盘相簇的匾,色彩是那么绚丽,那么丰富。篁岭古村就在这样的流光溢彩中,延续着千百年始终如一的乡愁。试问,来过这里的人们,谁又不为这份乡情深深吸引,谁又不为这丰收的场景再来一次呢?

上堡梯田千层梯,山美水美人更美

水牛、斗笠、蓑衣、木犁,以及落差千米的梯田……是怎样的一幅山水画融入了这么丰富的元素?其实,这并不是画,而是对江西崇义县上堡梯田的真实写照。说起上堡梯田,其实还得从“吃”说起。

在央视《舌尖上的中国2》的第三集《时节》中,重点介绍了江西崇义的客家美食九层皮,让不少吃货垂涎已久,纷纷萌发了要过去一探究竟的想法。可是,真来到上堡乡后,九层皮的味道倒不如想象中那么神奇,倒是上堡梯田之美深深地打动了我们。名山大川中国不缺,但上堡梯田更显质朴,有种回归乡野故土的感觉。

古诗云:耕云播雨图,壮观天下无;山水谁莳弄?客家带月锄。站在峰顶之巅,只见青瓦白墙、高低错落的民居质朴淡雅,上万亩云雾缭绕、鳞次栉比的梯田埂回沟转。其中,梯田群最高海拔为1260米,最低处则低至280米,垂直落差近千米,好似一条天梯,脚枕谷底,顶涌云端,让人叹为观止;梯田层叠有序,层级最多处超过了160层,犹如湖面上泛起的阵阵涟漪;梯田碎小狭长,不少田块只能种稻一二行,故有“带子丘”和“青蛙一跳三块田 ”之称。置身此情此境,一种“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的震撼之感油然而生。

由于山间温度偏低,上堡梯田的春播时间一般要到五月底至六月初。在尚未插下秧苗的梯田里,勤劳的农民趁着农时,穿着蓑衣,戴着斗笠,赶着水牛,拉着木犁,将田间的草翻倒、地耙平。再看自山顶向山谷逐层流淌的清澈泉水,将成千上万已平整好的田块逐个灌满,神奇地将其变幻为镜,倒映着山林、日、月、星辰,而每一群飞鸟的舞动、每一朵云彩的移走,亦能在镜面上找到投影,显得层次分明、动感十足。正应了民谣所唱:上堡,上堡,高山顶上水淼淼。

去年春天,我和社团的朋友来上堡梯田游玩,为了能和她有更多的“亲密接触”,大家并未急于离开上堡乡,而是花了很少的钱寄宿在一户老农家。晚上,老农和我们闲聊了起来,说是早在明朝,他们的先民就从广东迁移到了这片荒山野岭上,为了繁衍生息,他们傍山架屋、凿石开田,历经千百年勤耕不辍,才造就了如今如链似带的上堡梯田。

两日后,意犹未尽的我们因为工作原因不得不选择离开,离别前思量给亲朋好友带点什么好,老农倒替我想了个主意:“拿点我家的米吧,我们这里的生态好,稻子很少得病生虫,自然就很少施化肥、打农药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们觉得老农说得在理,于是每人立马装了二十斤,老农却死活不肯多收钱……

经过了多年的休闲农业打造,婺源篁岭已被公认为“中国最美乡村”,成为世界级古村样板;独特的“篁岭晒秋”景观符号成功入选最美中国符号。上堡梯田被上海大世界基尼斯评为“最大的客家梯田”,是国内三大梯田奇观之一,且被农业部认定为首批“中国美丽田园”。

乡愁情、劳动美、体验感,让多少世代居此的村民不忍离去,让多少在外游子朝思暮想,让多少外来游人流连忘返。值得欣慰的是,在中国很多休闲农业景区,已然将这点发挥得淋漓尽致、各具特色,是因地制宜探索本地历史、习俗、文化等元素最佳融合的突出体现。

挂念于心,乡愁情深,方能难以割舍;魂牵梦绕,老家味道,方能故地重游。经营休闲农业要综合考虑“天时、地利、人和”等各个因素,努力跳出纠结投资多少、规模大小的怪圈。也许一份淡淡的乡愁,就能起到四两拨千金的作用。

留住乡愁,保护开发,让游人眼看自然天成之美、田园山林之绿;耳听鸟语蝉鸣之悦、溪水潺潺之声;鼻闻空气泥土之芳、花草树木之香;口尝特色佳肴之鲜、柴火烧饭之爽;手触蔬菜瓜果之形、畜禽鱼虾之状。

夏晓波,现任《江西农业》杂志(江西省农业厅主管)执行主编,先后在《人民日报》《农民日报》《农村工作通讯》《中国畜牧兽医报》《中国畜牧兽医文摘 》及部分省市媒体发表涉农文章百余篇。天下大事,必作于细;精准农业,必作于勤。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