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最好的县域电商模式

魏延安2016-05-25 21:13:37

阅读(83521)

好的县域电商模式有什么标准?如何做好县域电商的配套服务?如何将村里的农产品卖出去?在2016年5月25日召开的第三届中国县域电子商务峰会上,吾谷网专栏作家、共青团陕西省委农工部部长魏延安就县域电商发展...

我眼中最好的县域电商模式

“互联网+”、县域电商已经成为一个热点话题,各地政府、互联网大佬、创业草根纷纷涌向这片投资热土,然而尽管撒了不少钱使了不少力,效果却不见得突出。好的县域电商模式有什么标准?如何做好县域电商的配套服务?如何将村里的农产品卖出去?在2016年5月25日召开的第三届中国县域电子商务峰会上,吾谷网专栏作家、共青团陕西省委农工部部长魏延安就县域电商发展模式发表自己的看法。

“互联网+”、新经济带给县域发展新机遇

“互联网+”、新经济对一个城市意味着什么? 最近我正在读《共享经济》,对“互联网+”、新经济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互联网+”不仅是万物互联,而且是人人互联、人物互联、实时互联,具体就表现为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工业4.0、电商等形态。“互联网+”的前提是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如果没有这个就没有“互联网+”。新经济则是以互联网为动力,是基于现有经济的提升改造,不是另起炉灶,体现为对现有信息更加有效的撮合与对称,挖掘现有产能潜力、现有资源价值的一种经济形态,从而改变现有经济学的产权理论、交易成本理论、社会道德理论、公司治理结构理论等。比如,共享经济、免费经济,人人都是CEO,是不增加新的物质消耗的,更生态、更高效也更人性。

对于我们的城市而言,特别是我们县域而言,“互联网+”主要有五个方面的意义。第一个是创业的新载体,让年轻人找到了一个最低门槛的创业门路,也让更多年轻人因为这个可以回到县域。第二个是增收的新渠道,让我们县域以下的特色资源,对接到互联网大平台,更便捷地走出去。第三个是消费的新热点,一方面新型消费产生,另一方面县以下的消费市场因为互联网而得到了充分的开发。第四个是民生的新平台,就是前面讲的精准扶贫等等,都可以借助互联网来实现更精准、更有效,也让老百姓享受到实实在在的信息化红利。最后就是经济转型的新动力,因为互联网的存在,让我们县域很多产业的结构、很多的产业水平得到了改进和提升,最终改变了我们县域的生产和生活。

最好的县域电商模式要符合六个标准

在全国看多了各种各样的模式,也跑了很多地方,印象最深的是哪一个模式?如果政府要推动的话,最应该做和最不该做的是什么? 首先说这个最,确实不好回答。在座的县长哪一个都得罪不起,,台上还坐了两位市长。但发自内心的讲,我觉得目前县域电商还处于早春阶段,还没许多到繁花似锦的时候,所以我提不出来这个“最”。但我理想钟中最好的县域电商模式有六个标准。 第一,政府积极作为。第二,平台有效协作。第三,企业自愿转型。第四草根踊跃创业。第五生态基本完善。第六群众得到实惠。按这六个标准我点一下印象比较深刻的几个县,比如说深耕生态的浙江遂昌,买西北、卖全国的陕西武功,探索电商扶贫的甘肃成县,由服务商推动的吉林通榆,传统企业积极转型所代表的安徽怀远。当然这些模式有自己的特点,但也都有需可完善的地方,还不能说完美。

县域电商政府最该做什么,最不该怎做什么?我提一点不成熟的看法,我觉得政府最该做的事就是打基础、管长远、优服务,打造这样一种状态,让平台、企业、创业者都愿意在这个地方发展,而且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能如愿的发展。这是我对政府提的建议。要达到什么样的政府作为呢?硬件要够硬,软件要够软。网路物流一定是很过硬的;软就是态度、服务、环境、氛围要好。

政府最不应该做的,我觉得第一个就是要十分地警惕形象工程。这种形象工程往往是没有尊重电商的规律,劳民伤财,效果寥寥。第二个是把握住边界,不能政府干了企业的事,手伸的过长。不缺位,也不能越位,最好是准确卡位。让政府做自己该做的,让企业也做他该做的。第三个我觉得是心态问题。谨防急功近利,超越了现在的发展阶段,做出了一些目前还达不到这个程度的事情。这样可能也会影响县域电商的正常发展,导致了将来会存在一些隐患。

电商要与电商服务商一起下乡

怎么定义县域电商运营服务商?县域电商服务怎么做? 县域服务商我觉得概念比较大,服务商能服务什么?第一个我觉得首先是电商直接最需要的服务,比如我们常常讲的,人才谁培训?后台数据怎么管理?这是我们俗称的小的电商服务业。第二个是县域内电商生态的打造。比如电商园区谁来运营?底下“村淘”的人谁来日常进行管理等等。还有第三个方面,县域需要加强电商的基础设施,电商运营商也是可以参与的。比如说现在建电商孵化园区,很多地方没有电商服务商的参与,建的孵化园区根本不像电商的。我说有的像五六十岁老年公寓,没有电商的痕迹。 所以我有一个观点,电商要成功,必须是电商服务业要发达。没有电商服务业的地方,一定不会有好的电商。所以,县域电商我觉得是电商企业和电商服务商要携手下乡,一个人下乡干不动。 现在的电商服务商在县域怎么干?我觉得县域服务商面临最大的问题是自己的转型,因为我看到我们目前可能80%以上的县域电商都是工业品电商转型而来的。我给大家讲个故事,有一个电商服务商信誓旦旦到陕西去,“我要给你做苹果电商的运营商”,签了豪迈的合同。但半年之后悄悄的离去了。根本据做不动,农产品电商和工业品电商根本不一样。

所以我给做县域点深电商服务商的建议是: 第一,从了解县域,从了解农村开始。比如说,跟“淘宝陕西”的人交流,我建议他们买一本书看一下,就是先看一下费孝通老先生写的《乡土中国》,先了解了农村,才能了解中国。没有搞懂农村,是一定搞不了农村电商。 第二,我觉得要本地化。不能高高在上,我觉得你的团队可以带一两个骨干,但不能长期的维持你带来的部队在当地驻扎下去。我可以直白的讲,对于现在80、90后的小年轻,长期待在县城是非常困难的,哪怕给很高的工资,都解决不了内心的失落感。有的县长说,我想把他留下怎么办?逼急了办法有,把他变成你们县的女婿或者儿媳妇差不多了。服务商一定是点火,然后要在县上挖掘现有的电商、现有的青年人才里面成为你服务商的一员。有一个现象,所谓的电商生态圈不是人人都在直接搞电商,大约是百分之二三十搞电商就够了,百分之七八十都是从事电商相关服务业,而且一定是随着电商生态的发展,所有的电商服务业都会拆成独立的产业生态。一开始是服务商搞培训,以后肯定会成立专业的电商培训机构、孵化机构等等。所以里面的文章很大,要加快进行本地化。 第三,我觉得一定要给政府当好参谋。我给很多电商服务商的建议是:别盯县长的钱包,而要盯县长的脑袋。县域电商,准确的来讲,是2015年才开始爆发。所有的县长几乎都想搞电商,但很多县长到目前为止对电商认识还不太清楚。他在抓电商事情的时候很犹豫,很无助,因为底下也没有人懂。所以这时候电商服务商要承担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帮助县长认识电商,给他提出发展县域电商好的建议。我看到很多好的县域电商服务商,落地比较好的,主要原因是他打动了县长,让县域电商走上了一条比较规范、比较正常的道路。

12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