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老宅子、不靠外来资金,一个贫困村靠乡村旅游突破年收入2000万

木尧2016-08-02 14:24:28

阅读(1669)

近日,参见庄主采访了山东淄博中郝峪村幽幽谷旅游开发公司总经理赵胜建。在交流中,他详细阐述了中郝峪的发展经验,以及自己对乡村旅游的理解...

这是参见庄主为您分享的第 3 期“庄主访谈”,预约访谈请添加微信:cjzzxms

《参见庄主》为了给广大用户提供更接地气、更具实效、更具参考的案例,近日,我们派出多支小分队,分赴祖国各地及海外实地调研,我们体验项目、采集数据、对话庄主,力求做到资料详实、观点明确、分析客观。

我们会陆续将一线的采访汇成一篇篇报道,呈现给大家。

近日,参见庄主采访了山东淄博中郝峪村幽幽谷旅游开发公司总经理赵胜建。在交流中,他详细阐述了中郝峪的发展经验,以及自己对乡村旅游的理解。

☞ 参见庄主 老徐 发自山东淄博

如今乡村旅游遍地开花,在业界普遍看来,有着青山绿水、古村落、人文历史的村子在发展上占尽先机,甚至乡村旅游就是他们的“专利”。

但在山东省淄博市,一个名为中郝峪村的300多人小村子,没有老宅子、没有人文历史资源,依靠村民自发的力量,在不依靠外来资金的背景下,一跃成为全国乡村旅游示范基地,年收入突破两千万,连国家旅游局长都亲临考察观摩。

近日,参见庄主采访了中郝峪村幽幽谷旅游开发公司总经理赵胜建。在交流中,他详细阐述了中郝峪的发展经验,以及自己对乡村旅游的理解。

事实上,这样一个“三无”贫困村,依靠打造运营主体、极致化乡村乡情的做法,对于很多同样缺乏各种硬资源的地区,有着极佳的借鉴价值。

参见庄主:

作为一个曾经的贫困村,在不依靠外来资金的情况下,你们是如何起步的?运营公司的股权架构是如何设计的?

赵胜建:中郝峪曾经非常贫穷,2003年开始,为了脱贫,老支书开始带领大家开展农家乐。从开始的两三户,到后来的的几十户。

但是随着数量的增多,一些恶性竞争、欺诈客户的情况开始增加,村里变得有些乌烟瘴气的感觉。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村里在2011年正式成立了幽幽谷旅游开发公司。

为了促进村民的积极性,在公司里,村两委只占21%的股份,剩下的都由村民以自己的房产、果园、劳动力等各种资产来入股。村民们除了经营收入以外,每年还会获得公司的分红。

这种情况下,公司就是整个村子的,人人有份。所以,现在公司做任何事情,村民们都会认识到这是为自己谋福利,大家都踊跃支持。

参见庄主:

发展乡村旅游的时候,如何处理与村民关系是一个难题,你们是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

赵胜建:不管是发展乡村旅游也好,还是做旅游公司也好,核心都是让村民富起来。并且,这种富,是让所有人都能享受到村子发展的红利。

所以,在旅游公司里面,对于那些老弱病残,无力参与经营的,公司还设置了一定比例的干股,每年年底都给他们分红。去年年底,这个群体基本上每人都分到了三万左右。

除此之外,为了塑造好的旅游环境,公司和村两委还成立了村规民约,对村民的道德行为进行一定的约束。比如谁谁谁家吵架了、不孝顺父母了、偷盗了,都会进行扣分,这种扣分直接影响到年底的分红。

也正是在这种激励和约束的双重作用下,这几年,村里面基本没有出现过吵架骂街、不孝顺的情况。同时,村里六年都没有出现过上访和治安犯罪。

参见庄主:

那么具体到细节上,公司是如何运营的?

赵胜建:统一化运营后,所有游客接待及分配全部由公司来安排,杜绝了业户之间互相压价。在服务上,公司成立检查评分小组,针对不同服务质量进行评分,对卫生、设施优秀者优先安排接待,对服务质量差的进行停业整顿处理。

其次,所有价格全部由公司统一制定,所有单向收费都由公司统一收入,所有收入每天公开账目。

第三,我们执行单体承包责任制,公司运营所有项目,按照承包方式分给业户,业户必须履行公司所制定的价格、标准经营。业户只负责搞好接待、服务工作,不得擅自接待客人,防止与客户产生不必要的摩擦。

另外,村里配备了相应的监控安全设备,24小时对全村所有主干道路实施监控,充分保障了旅游安全。在所有吃、住场所配备一次性卫生用品,达到省旅游局制定的农家乐卫生安全标准。

我们还对所有服务人员进行上岗培训,对全村卫生划分卫生区域每天进行卫生清理;对留宿客人一一登记,及时摸清住宿客人性质及需求,让所有前来旅游体验的游客感受到回 “老家”的那份宁静与和谐。

参见庄主:

中郝峪村离市区不算特别近,作为一个单点的旅游村,没有特别明显可以依托的区位和自然资源,你们是如何做营销的?

赵胜建:最初公司成立时候,资金不多。我们所做的主要工作就是到外地做广告,和旅行社沟通,但是进行了两个月,收效不大。我们意识到,仅仅是农家乐吸引力非常有限。

后来,我们就逐步上马了一些漂流、真人CS等项目,游客开始慢慢增加,农家乐也越来越多,开始逐步进入循环发展的一个模式。

现在,随着游客的增多以及我们公司的成熟,我们会根据游客的意见来快速上马一些项目。比如浑水摸鱼这个活动,就是一些家长提出来,我们投入了一千块钱左右建设,两天就收回了成本。去年国庆节期间,我们根据游客建议上马了小猪快跑活动,同样很快收回成本。

这种形式的项目,一方面能够最大程度地实现接地气,另一方面,建设周期短、投入较少,收回成本快。目前我们所有上马的项目投资都不超过10万,全部实现当年盈利。

参见庄主:

能够让游客给村里提意见,其实需要让游客对于村子、对于公司有着强烈的认同和信任。

赵胜建:是的。我们公司从起步就开始思考,到底城里人来到乡村是为了什么?我们认为对乡村而言,真正有吸引力的是,是淳朴的乡情和乡村的生活方式。

所以,我们的运营就全部围绕着这一块进行,我们打造的目标就是,让游客一进村就能感受到村民的热情。

和别的村子不一样,我们是鼓励游客住到农家,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体验到真正的乡村生活。

从游客到了游客中心开始,安排好住到谁家以后,就会让主人前来帮游客拎行李,走时候要送到停车场,目送离开。

与此同时,如果有回头客指定住到哪一家,我们就会按照每位游客5块钱的标准奖励这户农家。当然,这钱不是给村民的,而是让这户村民赠送一些农特产品给游客,增进感情。

此外,我们村子有大量的桃树。每年桃树结果时候,我们就会给熟客打电话邀请他们来品尝,也会主动到城里给客户送桃子。

相比钢筋水泥高楼大厦里人情冷漠的城市,这种淳朴的乡情,恰恰是最能打动城市游客的。目前,我们的老顾客已经占到游客总人数的60%以上。

参见庄主:

中郝峪发展农家乐应该属于比较早的一批,随着周边地区乡村旅游的发展,会不会对中郝峪造成冲击?未来,中郝峪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赵胜建:任何行业的发展,其实都有一个粗放到精细、从大综合到细分的过程,乡村旅游同样如此。未来,乡村旅游可能会经历“集贸市场”、“综合超市”,再到“专卖店”阶段。

现在越来越多的地方搞乡村旅游,随着竞争的加剧,不可避免地,细分化、专业化的定位就会成为一种趋势。这也符合切割理论的要求,只有瞄准一个细分领域,才能够专注做深入,形成自己的品牌特色。

中郝峪现在就在向专业化、细分化方向发展。我们现在的方向是做亲子,因为一方面,培养小孩子对乡村的喜爱,实际上也是培育或者抢占一个市场群体。其次,亲子的定位,也能够拉动成年群体的消费。

不管我们现在做的夏令营,各种亲子项目活动,实际上都是在专业细分领域深耕,也是在为乡村旅游下一个大势做准备。

参见庄主:

乡村旅游区别于传统景区,核心是突出休闲配套,打造体验、参与,您刚才也提到,要在专业细分市场深耕,那么在具体落地上,有何计划?

赵胜建:木尧老师讲课中曾提到,青山绿水不是乡村旅游的核心竞争力,文创和营销更具有价值。这几年我们确实在这方面做过许许多多的尝试。特别是在体验和参与式的活动上。

我们现在打造“一户一品”,每家每户围绕一个特色做文章。比如,有的人家做豆腐、有的做馒头、有的是手工艺,用户可以到每家每户里去参与体验不同的项目。比如我们卖豆腐这家,刚刚这个周末,就有200多人进去体验做豆腐。

游客会发现,在我们每家每户的门口,都有女主人的油画画像。这么做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好看,另一方面是让游客一眼就知道这家的主人是谁,主营什么产品。

此外,在产品上,我们也在尝试植入不同的文创元素。比如,一块地瓜就可以讲述不同的故事,阳光见得最多的,我们可以卖得价格更高一些。那些靠近河边的,含水量大的,可以打造成糖尿病人专用,以此提升产品溢价。

未来,这种持续性的文创还将不断做下去,成为带动我们中郝峪村乡村旅游发展的源动力。

作者:老徐

来源:参见庄主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