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吃货咋这么惨:国产牛肉品质差,正规进口的也是二等品

我的农场2016-09-18 10:50:22

阅读(8389)

文| 王一鸣 近几年,澳洲牛肉在各大生鲜电商平台上卖得风生水起,从澳洲进口牛肉已超过我国牛肉总进口量的一半,成为高端牛肉产品的代表。然而,从品质上讲,代表世界牛肉顶级水准的是荷兰白牛肉和日本和牛,美...

文|王一鸣

近几年,澳洲牛肉在各大生鲜电商平台上卖得风生水起,从澳洲进口牛肉已超过我国牛肉总进口量的一半,成为高端牛肉产品的代表。然而,从品质上讲,代表世界牛肉顶级水准的是荷兰白牛肉和日本和牛,美加系安格斯牛次之,产自澳洲和新西兰的澳牛只能算第三等,最次的是来自于印度、巴西等热带地区的婆罗门牛,而我国国产牛肉大多数都是役用牛,连专门的肉牛品种都少之又少。

国产的品质差,进口也进不到顶级产品,咱中国的吃货为啥这么惨?

需求快速增长,国内供给却不给力

我国是世界第三大牛肉生产和消费国, 2014年全国牛肉产量为689万吨,2015年上升到700万吨,而2015年的市场流通量却在900万吨左右,供需缺口达到20%。2011-2014年,我国牛肉消费量增长了12. 9%,但与之对应的牛肉产量却只增长了6. 2%。根据农业部《中国农业展望报告(2015—2024)》,预计2020年我国牛肉产量仅能增长到784万吨,2024年产量也刚达到828万吨,在近十年内都难以满足国内需求。

目前我国人均牛肉消费量不到6公斤,不仅远低于美国的44. 1公斤、加拿大的39. 2公斤,和世界平均水平9.89公斤,即使和膳食结构类似的日本相比((8. 9公斤),也存在较大差距。即使达到日本当前水准,我国的牛肉消费需求量也将增长到1200万吨以上,几乎是目前国内产量的两倍。

国产牛肉不仅在数量上难以满足需求,结构上也不给力。

随着生活水平提高、饮食结构改变和消费升级,我国肉类消费结构中猪肉的比重从1985年的80%下降到2011年的65 %,而牛肉的市场份额则增长至15%,其中,对中高档牛肉的需求量更是增长迅速,特别是用来制作牛排、刺身的高档牛肉,成为消费增长的亮点。

根据国际通行标准,西餐用牛肉必须是36月龄以下,花纹达到和牛A3以上级别。而这两点要求,是国产牛肉完全无法达到的。一方面,牛肉花纹来自于脂肪沉淀,要产生脂肪沉淀,必须用去势牛。而国内新疆、内蒙古、东北等地的黄牛,均不去势,无法产生花纹。另一方面,中原、鲁西一带的黄牛,虽然有去势习惯,能够产生花纹,但基本都是7-8年龄的老黄牛,肉质严重老化。

总体而言,目前我国牛肉生产中,很少有养殖专门的肉用牛品种,大多数是本土品种的役用黄牛、淘汰的奶牛、奶公犊、多元杂交牛,不具备生产中高档牛肉的基本条件。

国内产业的现状

除了缺乏专门肉用的品种,我国肉牛行业还存在饲喂技术落后、生产屠宰分散、主打品牌缺失等方面问题。

饲养高档肉牛,与饲养普通肉牛不同,需要一定的技术含量,特别是在育肥期,需要特殊的精料配方和饲养方法,否则肉牛难以提升或形成特色。例如,日本和牛的饲养技术和方法,就是高度的商业机密,也正是和牛之所以为和牛的关键所在。

目前我国肉牛生产和屠宰都高度分散。肉牛养殖实现规模化,产业化,前提是需要足够多的基础母畜,用来培育和繁殖肉牛。而就目前国内情况看,主要的肉牛品种存栏量都很低。根据肉牛协会统计,年出栏500头以上的养殖户(企业)出栏占比仅8%,比生猪养殖还分散。

在屠宰端,澳洲、新西兰、巴西等国在屠宰环节的前10强可以占到60-70%以上的市场份额,美国最大的前5家屠宰量甚至超过总量的90%,市场高度集中。而我国共有2059家牛肉屠宰加工点,其中年屠宰能力在6000头以上的企业有206家,前十大牛肉生产企业的产量占比不足总量的20%,市场集中度很低,也尚未形成像猪肉市场中那样几个全国化领导品牌。

我国肉牛行业的低迷主要由于养殖成本利润率的持续下滑,加之和养猪、禽类相比,养殖肉牛的投资大、周期长,风险大,回报慢,不适合现有的散户养殖方式。

据测算,21世纪以来,我国肉牛的养殖成本的增幅大于收益的增幅,从而导致成本利润率从2002年的峰值52.48%下降至2009年的20.53 %,在此情况下,农户怎会有改进生产、扩大规模的积极性呢?

为啥靠进口也吃不到最好的?

国内产品不给力,那咱进口点好吃的牛肉总可以吧?然而,我国牛肉进口市场也处于“不健康”状态,不仅走私量远超过正规渠道进口量,走私肉品质也普遍高于正规渠道产品。

正规渠道中,最主要的三大进口国是澳大利亚、乌拉圭和新西兰,以2014年为例,从澳大利亚进口牛肉总量为361. 87千吨,占当年牛肉进口总量的47%;乌拉圭占牛肉进口总量的26%;新西兰占12%。

前面说了,2015年我国牛肉市场流通量900万吨,国内生产量700万吨,进口量48.9万吨,还有将近150万吨的缺口呢?——都是走私来的,走私的量快要达到正规渠道进口量的三倍,占到总消费量的16.7%。

据了解,我国走私牛肉大部分来自中越、中缅边境的云南、广西等陆上通道,另外还有部分来自香港等海运通道。走私进口国中,印度等热带国家的牛肉为低端牛肉,主要用于生产牛肉肠等加工品种,而用于中高端餐饮渠道,如日餐和西餐的,产地集中在日本、美国和加拿大。然而日本和牛价格太贵,美国又正处于疯牛病疫区,难以通过正规渠道进口,只有走私。剩下的澳牛,品质难入一流,性价比却比较高,主要用于中低端西餐以及牛肉加工,成为了目前我国正规渠道牛肉进口的主流。

还有观点认为,近年来由于我国打击走私的力度持续加大,从美国走私牛肉越来越难,而这部分高达100亿元的高端市场,是澳大利亚、新西兰牛肉在中国市场取得日益重要份额的关键原因。

我国肉牛产业向何处去

巨大的需求摆在那里,我国肉牛产业能抓住市场机会吗?

有资料显示,国内此前有尝试培养高端雪花牛肉的代表企业为大连雪龙黑牛,然而其却因三大战略失误与成功失之交臂。

其一,公司牛肉的主要竞争对手是日本和牛肉,但却选择以冻肉形式销售,口感上完全无法与以冷鲜形式走私的日本和牛肉竞争。其二,公司养殖的是杂交一代的和牛而非纯种和牛,虽然在饲料报酬率上有明显优势,但是在肉质产出上,仅为日本和牛的三分之一,居于绝对劣势。其三,公司采用自繁自养的养殖模式,整个肉牛养殖期长达28个月,在黑牛出栏前的成本已经累计到近3万元/头,资产过重,压缩了利润空间。

也有部分企业采取投资海外肉牛产业的形式来寻求产品品质的突破。

如上海梅林宣布拟收购银蕨牧场牛肉有限公司,而这家公司是新西兰第二大农产品出口商,牛肉业务占新西兰市场份额第一;得利斯宣布通过增资及受让股权的方式收购澳大利亚大型牛肉生产销售集团Yolarno Pty Ltd相关股权;恒阳牛业在澳大利亚和乌拉圭建立海外养殖屠宰基地等。

国内肉牛巨头如科尔沁也在加紧生产端布局。

此前,科尔沁牛业以屠宰加工起家,主要生产原料肉,经过近几年的调整,产品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中冷鲜肉占全部产品的60%,深加工产品接近20%,原料肉方面较之以往有了大幅下降。

甚至有其他行业的公司也看中了肉牛产业风口,跨界来袭。

如北京四通集团公司为进军牛肉行业,专门成立香港华澳食品投资集团,并通过该公司向宁夏涝河桥清真肉食品有限公司注资合作。

其实,虽然我国在肉牛品种、繁育等领域的科研投入很少,但在部分领域的技术水准却并不低。此前,农场君也曾报道过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畜牧研究所孙芳团队掌握了用奶公犊饲喂出最顶级小白牛肉的技术,以及用荷斯坦阉公牛生产日本A3级大理石纹牛肉的育肥技术。

然而,以上我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先进技术,大多尚未进入产业化阶段。这些可能能为中国造就一个世界级肉牛生产企业的技术,还静静地被圈在试验场,停在纸面上。

唉,中国的吃货们,啥时候才能吃上咱国产的顶级牛肉啊?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