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并起:农村互联网金融的战国时代

我的农场2016-11-08 17:36:57

阅读(4236)

据央行统计,截至2014年底全国涉农贷款余额23.6万亿元,占贷款总比重为28.1%,其中农户贷款余额仅为5.4万亿元。以2010年为例,全年农户储蓄余额为同期全部金融机构对农户贷款余额的2.45倍,...

文|王一鸣

由于额度小、分布分散、风险大,农村金融一向被认为是一块难以攻陷的阵地。但随着互联网+的强势推进,好吃的肉早已被分剥殆尽,终于轮到了这块硬骨头。

中国农业大学金融系主任何广文教授对此指出,互联网企业和电商做农村金融进入农村金融领域,和传统金融机构一样要面对“业务成本高、抵押品不足、信息不对称”这三大困境的挑战,能否解决这三大困境,决定了商业模式是否可持续。

那么,这些新兴农村金融产品和传统金融相比有何创新?他们如何解决农村金融胶着多年的核心痛点?哪种模式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农村金融的几大痛点

据央行统计,截至2014年底全国涉农贷款余额23.6万亿元,占贷款总比重为28.1%,其中农户贷款余额仅为5.4万亿元。以2010年为例,全年农户储蓄余额为同期全部金融机构对农户贷款余额的2.45倍,金融机构成为农村资金的“抽水机”。

除了绝对量的短缺,农村信贷配给也很严重,主要表现为融资成本高昂、需求与供给错配、非正规金融繁荣等。近年来,本应服务于农村的村镇银行、农信社经过市场化改革,纷纷离开农业领域,更是为农村金融短缺问题雪上加霜。领鲜金融商务合作总监刘宏伟就此指出:“目前农村金融也存在’空心化’现象,农信社往农商行转,农商行往城商行转,城商行往股份制银行转,没有人关注农业领域。”

那么,农村金融存在哪些核心痛点难以解决?

首先,由于农村地理、产业、市场等条件与城市的巨大差别,农村金融需求主要有以下几大特征:

1、主体分布分散,造成物理网点布局成本高;

2、缺乏用户征信数据及标准化抵押品;

3、传统农业比较收益低、存在市场、自然双重风险,监督成本高;

4、生产单位与生活单位合一,资金的生产用途与消费用途难以分割。

同时,农村金融供给的主要问题为:

1、目前信贷产品额度集中在3万元以下及100万元以上,不符合农业产业发展对适度规模资金的要求;

2、贷款审批周期过长延误农时和市场机会;

3、基层业务员模式道德风险高,易出现吃拿卡要现象等。

那么,互联网+农村金融是如何解决这些痛点的呢?

“大佬”和“少爷”才能玩得起的“重”模式

阿里和京东给出的解决办法是利用高频消费数据补齐农民信用信息短板,依托下沉到村的农村电商服务网点,培养熟悉本地情况的村级代理人。

阿里旗下网商银行推出的“旺农贷”业务目前已覆盖中国17个省的65个县,近1000个村,可以提供最高50万元的纯信用贷款,期限分为6个月、12个月、24个月三档,可采取每月还息、一次性还本或等额本金还款等多种还款方式。

无抵押、无担保的纯信用贷款如何进行风控?“旺农贷”风控模式的核心资源是“推荐人及合伙人”制度。“旺农贷推荐人”是从“村淘站点合伙人”中挑选出来的,动用乡村熟人社会的信息资源优势降低风控成本。

京东推出的“京农贷”则是通过培养十三万农村推广员,构建下沉到村的金融服务渠道,依托农资购买和农产品出售这两大实物交易环节提供金融产品。

京东金融农村金融项目经理吴迪指出,京东金融的农村战略将改变传统金额“自上而下提供金融产品”的思维方式,而是要根据农村“自下而上的需求”去设计产品,满足需求。

吴迪认为,目前传统金融机构在农村和农业的业务正在持续萎缩,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的产品存在不尊重农业发展规律和农业金融需求规律的问题。而京东将搭建开放式的入口,将所有符合当地农业生产经营周期的需求,和符合产业链发展趋势的需求都尽量满足,并借此将各个细分行业的生产主体和关联企业都纳入产业链的闭环中,“从底层建立需求控制体系”。

吴迪强调:“京东金融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对数据的掌握和使用是我们和任何传统企业相比最大的不同,我们希望从农户和行业的基础数据出发建立整个产业的风控体系模型,对于个人,则可通过消费数据和消费习惯判断未来收入,通过生产数据评估生产能力和个人信用。”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阿里和京东的农村金融战略从消费端入手,以实际交易作为风控依据,虽然部分解决了农户信用数据缺失的短板,但对农业生产流程难以施加影响,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农民收入提高与产业升级的问题。

新希望与大北农等传统行业巨头依托自身在各自优势产业中深耕多年的供应链基础,背靠母公司的庞大资金支持,坐拥成熟产业链中的优质客户资源,可谓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农村互联网金融模式。在接受农场君采访时,希望金融方面表示:“希望金融首先是新希望旗下的平台,新希望在全国有500多家工厂,几万业务人员,扎根农村三十三年。而供应链金融最大的优势是不需要人海战术,而是通过找到供应链中的核心企业,从上下游寻人,同时,在供应链中积累的数据,则有利于建立风控模型。”

其实,早在2007年2月,新希望就已开始布局农村金融市场,组建金融担保事业部,随后投资成立普惠农牧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截止到2014年底,已累计提供担保近180亿元。经过对农村金融担保业务的八年探索,建立希望金融这一互联网农村金融平台是水到渠成。

对于希望金融的“先发优势”,业内人士在接收农场君采访时普遍表示,单纯依靠优势产业的供应链金融基础深耕局部市场,难以规避市场系统性风险,同时也面临专注单一产业出现发展天花板的问题。

显然已意识到这一点的希望金融,目前正在拓展养殖业之外的客户渠道。

山东农民老狄、老张经营自家的樱桃园和苹果园,都在通过担保贷款方式从希望金融融资。老狄是从张贴在村里的条幅广告知道希望金融的,“以往的银行贷款手续多、周期长,我们以前都是跟亲戚朋友借钱。”而希望金融在他提交贷款申请后3天就打款到账,让他很满意。“虽然利息比银行的高一些,但我用这笔钱建大棚,大棚樱桃最多能卖到50多(元每斤),陆地樱桃也就十块左右”。

老张则准备用这笔钱买农资,“我们村有借(款)的,他们业务员就来问我要不要借。希望金融不像银行要走关系,申请了就能借到。”老张介绍说,“他们借我钱要做三方调查的,向我的亲戚、村里人和村干部问我的情况。核实了情况,还帮我开了邮储银行的账户,因为我们这地方没有别的银行,就邮储银行最方便。”

希望金融的担保贷款需要同村两户未借款村民为借款村民担保,并通过业务员下村走访调研的方式进行风控信息的收集。这种方式要在业务员团队方面花费大量人力成本,同时将风控风险集中在平台本身,对平台原始资本量的要求比较高。

快速扩张的盟商模式

翼龙贷曾因加盟商假造借款人资料骗贷而产生大范围资金风险,联想资本入驻后,翼龙贷对加盟模式进行了规范化调整,在2014—2015年取得迅猛发展。

王磊是翼龙贷的市级加盟商,之前从事的是实业产业。“从2013年起我就开始留意互联网金融领域,当时翼龙贷的平台流量还很低,所以虽然它的资质背景不错,但并不是我考察的几家互联网金融机构中的首选。”王磊说。

“但是当时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中,只有翼龙贷采用的是加盟模式,对于我们这样尚不具备独立经营能力的团队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据翼龙贷方面提供的资料,市级加盟商需缴纳保证金200万,平台使用费每年20万元,县级加盟商需缴纳保证金50万元,平台使用费每年10万元。如果借款人出现违约或逾期情况,则从盟商预先缴纳的保证金中抵扣。

市级加盟商王磊缴纳了200万元保证金,杠杆率为50,每笔借款额度在6-9万之间。王磊称,他目前的贷款逾期率为0.8%。“但农村人没什么时间观念,有时会迟交十天半个月,这都是有可能的。”

翼龙贷的盟商模式是将风控责任让渡给加盟商,由加盟商负责风控调查,发生逾期垫付资金、损贷收购以及催收。平台的收益主要来自利差收益的20%和盟商每年缴纳的平台使用费。

“联想投资后,我们加强了对盟商的管理和平台风控功能,对借款人增加了线上身份认证、手机认证、视频认证程序,基本上能够避免盟商恶意假造借款人数据的问题。”翼龙贷三农信用贷事业部负责人许迎介绍。

除了让渡风控成本、加快覆盖推广速度,翼龙贷还希望通过本地化盟商的“同城”模式降低物理网点成本,掌握更为丰富、专业的借款人信息。

据翼龙贷方面介绍,翼龙贷的加盟商在此前多为地方性小贷公司、实业公司或传统金融机构从业人员,而目前翼龙贷贷出款项的80%以上,其贷款人都是从事种养殖的农户,这就要求加盟商对农业产业的自然规律与市场规律足够了解,才能够相对传统金融机构拥有更高的风险管理能力。

“少侠”们的野心

领鲜金融和沐金农的解决办法很有野心,他们要逐步搭建农业生产各个门类、行业的投入标准曲线,用大数据的力量来做风控、指导客户投入,为他们提供融资之外的更多服务价值。

沐金农创始人王曾表示:“沐金农希望能掌握行业标准曲线,了解这个产业在不同时间段的资金需求状况。因为农业生产单位和消费单位是合一的,怎么区分开生产性支出和消费支出?我们就通过分析需款场景,去管理他的款项用途,更加精准、智能、切合需求。(以往人们认为农业金融)风险大是因为信息不透明,我们希望更加了解信息,透明化。”

“建立三农金融领域的行业标准曲线、知识库,是三农金融的基础设施。对产品的设计有很大参考价值,也是我们商业模式最大的价值所在。”王曾指出。

沐金农的模式也是加盟商制,王曾将其称为“陌生人借款,熟人掌控”,吸纳线上陌生人资金,由熟悉借款人情况的加盟商负责风控和管理。

沐金农目前主要做水稻、玉米这些大宗产品,“因为这些行业的市场曲线我们相对了解”。

“在借款额度上,我们希望能够填补普惠金融和商业银行之间的空白,根据测算,我们主要提供普通农户6--10万、大户50-300万元的产品,这样既能给他们带来切实帮助,又不会形成太高的违约风险。”

王曾介绍称:“每个行业我们只做在当地排名前20%的农户,投资这些‘富农’风险小、收益高,他们是每个金融平台都会努力争夺的优质客户资源。”

领鲜金融找到这些优质客户资源的方式是“产业链溯源”,他们先找到当地的龙头企业,由这些龙头企业推荐常年为自己供货的合作农户,同时为这些农户提供担保。

领鲜金融商务合作总监刘宏伟介绍称:“我们尝试过东北的主粮种植,河北、山西的养殖,南方的生猪养殖和沿海的渔业捕捞,判断在近三五年内养殖业将处于快速增长通道,所以我们也把目标行业放在特色种养殖方面。”

“最关键的问题不是资金和政策,而是没有企业能把农业产业链打通,冷链等关联服务体系也有待发展。而目前农业优质资产不多,大多数在核心企业手上。”刘宏伟指出。

山西运城的枣农老祁经营一家大枣加工厂,他为自己公司的会员农户提供贷款担保,其中也包括他的女儿。“我女儿种了90亩枣树,每亩地年产值两万,净利润每亩能达到一万六左右。今年她准备建大棚,就跟领鲜借了80万。”除了为会员农户提供担保,老祁的公司还负责他们搭建大棚的购料与施工。“大家借的钱虽然先打到各自的账户,但是是要马上给我盖大棚用的,这样一旦有人还不上了,我作为担保人要替他还,我可以把他的大棚拆掉弥补损失。”

以核心农户作为主要服务对象还可使抵押品变现的成本降低。领鲜金融创始合伙人苏搏宁指出:“我们的目标是帮助大户整合资源,降低成本,扩大规模,提高竞争力,从而整合整个区域市场。在竞争中,抵押品可以在竞争者中间得到变现,同行变现,类似于当铺。如不能还款,则以很低廉价格抵押给同行。”

领鲜没有采取加盟模式,而是自建“业务员、风控员、运维员”三支线下团队,分别负责需款客户的瞄准、尽调风控和贷中贷后运营维护三方面工作。目前公司员工已将近一百人,人员成本占到了运营总成本的85%以上。

“这种设计主要为了规避道德风险,我们曾经‘卧底’进入传统金融机构的业务员团队,发现吃拿卡要等问题很严重,于是决定最核心的风控员一定要和借款人保持距离。”

在农村电动车市场具有先天优势的“什马金融”则希望通过消费金融的角度切入市场。希望“弯道超车”。什马金融依托自身在农村电动车市场上的绝对优势,将已遍布农村的电动车购销网点发展成为自己的线下门店,让电动车的经销商担任金融产品经理,将高频次、高发展速度、高黏性的电动车消费需求转化为金融需求,在业务发展早期就解决了其他金融机构面临的业务量规模经济问题。

竞争日趋激烈,农村金融进入战国时代

与传统金融机构相比,具有“互联网基因”的新型农村金融机构正在努力从资金来源渠道、组织架构管理、数据化专业化的风控手段等方面寻求超越,他们快速、便捷的贷款审批程序、相对公开透明的融资成本确实颇有竞争力。但在采访中,借款人也普遍反映这些金融机构的利息较高,月息均在一分至一分二左右,“虽然可以承担,但相对以往的融资渠道还是高了不少。”

枣农老祁就指出:“我们这些年其实并不缺资金,农商行、工行对于我们这样的大户都很重视,最近新出现的村镇银行,利息只有九厘,贷款手续不麻烦,业务员服务也挺好,如果领鲜的利息还是那么高,我可能就会考虑这家村镇银行了。”

借款端的激烈竞争使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很难单纯依靠零散的线上投资人进行资金募集,而必须去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寻求成本更低的资金来源。

而产业端方面,农业较低的比较收益和存在的市场风险也对金融机构的盈利水平及平台风险形成了威胁。刘宏伟说:“为打通下游消费端,我们也找过生鲜电商平台寻求合作。但发现,他们对市场行情也无法准确把握。因为农产品的可替代性很高,很难产生很高的收益。所以我们现在在考虑和CSA农场进行众筹的尝试,从消费端打通产业链。”

中国人民大学农村经济与金融研究所常务副所长马九杰教授指出:“相对于城市,农村的信息基础设施的建设和移动互联的发展还不成熟。我们到农村调查,很多地方没有信号,一些连电话都打不了,到了半山腰联系都联系不上。如果没有信号,没有这种基础性的信息基础设施的发展,互联网金融在农村肯定是有挑战的。第二,农民在网上交易的习惯和能力、对于互联网、互联网金融的认知和理解、接触和使用也有一定的问题。没有信息、没有交易,互联网的信息积累是很少的,这也制约了互联网金融在农村的开展。”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认为,三农互金未来的竞争格局将呈现寡头垄断态势:“未来可能有两到三家主导性的企业大概占50%的份额,剩下的是区域性的企业或者是特殊性的企业大概占到50%的份额。真正能够存活下来的玩家,不会超过30家。”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