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豪变土著,贵妇变农妇!当庄主?别忽悠我了!

木尧2016-11-10 11:35:23

阅读(8450)

澳大利亚,牧场。本想着,寄情山水,晴耕雨读,养尊处优。却不料,种菜,挤奶,起早贪黑,栉风沐雨,无言独坐田头。更何况,家万里,锄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澳大利亚,牧场。

 

本想着,寄情山水,晴耕雨读,养尊处优。

 

却不料,种菜,挤奶,起早贪黑,栉风沐雨,无言独坐田头。

 

更何况,家万里,锄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卖掉帝都一套房,澳大利亚牧场去放羊

 

雷青,今年52岁,2013年通过中介机构了解到,华人可以到澳大利亚购买农场。恰逢女儿在澳大利亚上大学,就坚定了要在澳大利亚买农场的念头。

 

雷青有自己的考量:澳大利亚和中国只有两个小时时差,季节和中国相反,气候适宜,女儿大学毕业后也有意向在澳大利亚找工作,妻子已退休,他本人也有提早退休在澳大利亚养老的打算;其次,雷青从小在农村长大,对放放羊、种种蔬菜的生活十分向往;再次,澳大利亚的农场价格十分便宜,“在国内,就算你花500万元,也找不到同样的农场。” 

 

 

虽然妻子刘冰最初反对,但终究拗不过雷青。两人最后达成妥协:到农场劳动全凭自愿;如果觉得精力不济,随时可以把农场卖掉。

 

于是,他们把北京的一套面积110平方米的房子卖掉了,然后以80万澳元的价格买下了昆士兰中部一个面积323.7公顷的小农场。

 

到达农场的那一天,夫妻俩登上牧场的一个小山坡,山坡下面有一个小湖泊,有几只水鸭在里面戏水,草地上还有一只矮脚马,看到他俩一溜烟跑得不见了踪影。把整个牧场溜达了一圈,差不多花了一个多小时。雷青激动得流下了眼泪,“我就这样成了农场主”。

 

不要总夸外国月亮圆

解放区的天才是明朗的天

 

由于没有充分了解澳大利亚的相关政策,悲催从买下澳大利亚牧场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首先,除了最初的80万澳元,还要支付各种税费。其次,每年还需要付出约2000澳元的市政服务费,加上农业保险等支出,他每年还要支出2万澳元。这还不说购买各种物资、农具、种牛之类的投资。另外,如果在5年内卖掉农场,还需要交纳2%土地增值税。

 

 

好戏还在后面。

 

明明可以养1000头的牧场,澳大利亚政府控制单位面积上能养的动物数量,根据当地农业协会的估算,养牛数量不能超过800头。

 

澳大利亚政府还规定,土地必须按照政府规划使用,比如划分为种植用地就不能用于商业用途。“你跟农协说你今年种小麦,结果你种马铃薯,不行!” 也就是说,理想化的规划将被政府的政策死死禁锢住。

 

至于按规定可以养的奶牛,结果,“当地牛奶过剩,1澳元可以买两升,距离农场最近的牛奶加工厂要200公里,请一名卡车司机要30澳元/小时,司机从来不超载,算上人工,每升牛奶还会亏本1.3澳元。” 

 

为了降低成本,雷青还设想过从国内运一些化肥过去,提高作物产量。但当地的农会告诉他,化肥不能用,被查出用化肥,要罚款2万澳元。

 

 

其实,这些还是毛毛雨,真正让人发狂的还在后面。

 

因为,工人请不起。工人的工资,时薪至少25澳元左右,“政府要保证当地人就业,不允许雇外国工人,年轻人又不愿意到农场去做工,农场工人更加紧缺,人工成本是中国的3倍以上。” 

 

这样的结果只能是,不但妻子刘冰要亲自下地干活,还把已经移民到澳大利亚的姐姐拉下地照料农场。

 

本想着诗意的退休生活,却不料变成了没日没夜永远干不完的农活。

 

 

“如果多请一名工人,就根本没有赚头了。”一天下来,她的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晚上回到家,腰疼得伸不直,需要姐姐用草药给她热敷。

 

我要和你一起到澳大利亚去流放

 

汉代,苏武在远离家乡的贝加尔湖牧羊,那是有着崇高的使命、伟大的抱负,因此,一牧十九年而不疲。

 

雷青和刘冰夫妇选择在远离家乡的昆士兰牧羊,却是非主观愿望上的流放。因为,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养老,过上体面的归园田居生活,享受晚年的天伦之乐,而不是当农夫、农妇。

 

为什么说他们是流放?

 

因为,太孤独了!

 

“可以说是与世隔绝,就像生活在孤岛上。” 

 

 

刘冰说,距离农场最近的集市是一个名字叫作summer holiday的小镇,开车要40分钟,最近邻居在50公里外!

 

这里没有网络,没有手机信号,与外面联系靠固定电话,刘冰有时要一个星期才能和周围人的人说上一句话。她每天都要和女儿通电话才觉得心安。这里没有鸡犬相闻的邻居,没有华人圈子,没有火锅,没有麻将,有钱没处花。

 

刘冰说,在农场上烤牛排的情节,只会在电影中出现。

 

庄主到底是个啥身份?

 

雷青和刘冰夫妇俩的遭遇固然令人遗憾 ,但不值得同情。抛开他们对异国政策的不了解之外,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对自身的不了解,他们根本没有搞明白自己为啥要开农场,更没有搞明白为啥要到澳大利亚去。

 

如果仅仅是安享晚年、陪伴女儿,在地广人稀的澳大利亚,完全可以选择城市生活。

 

如果仅仅是喜欢牧场的生活,完全可以去度假。

 

如果仅仅是想投资,根据2014年澳大利亚农业部出版的《Farm survey reports 2014》,28%的农场现金收入为负,64%的农场经营利润为负,平均利润率为1.5%,其中新南威尔士的海岸地区、台地地区、昆士兰的西南、中北、北领地的阿里斯泉地区都严重亏损。

 

如果仅仅是想开牧场,他们一不懂当地的政策,二不懂牧场管理,三不懂种植养殖,四没有足够的财力连工人都不敢雇,至于语言,暂且认定他们会当地语言吧。

 

 

我们不禁要思考一个问题:各位庄主,你到底是在当庄主,还是仅仅是一位拥有大块土地的农民?

 

这个问题不仅仅是雷青夫妇要思考的,更是当前国内轰轰烈烈开发农庄的各位庄主需要思考的。

 

我们一定要自问:我什么要开农庄?

 

 

千万不要把农庄的生活过于理想化!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所谓的庄主,只不过是换个方式的农民而已。

 

千万不要把微小的生活需求、虚荣需求、感情需求上升到实际操盘农庄的艰辛之路。

 

千万不要估算自己的钱足够建设一个农庄,其实, 你的预算只是理想状态下的梦想。真实的运营,绝非你想象。

 

千万不要把别人的生活方式,当成自己投资、投机、投身的工作方式。

 

有产业链支撑的庄主的世界,有产业延伸需求的庄主的世界,有情怀支撑的庄主的世界,有平台搭建需求的庄主的世界,有巨额原始积累的庄主的世界,你不懂。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