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品牌化大势已成,小散户加速出局

我的农场2016-11-14 15:50:55

阅读(1513)

鸡蛋作为初级农产品,生产经营模式一直是小而散,集中度很低。但随着几家品牌蛋企陆续登陆新三板,借助资本力量加速行业并购,品牌鸡蛋逐渐成为一股新生力,占领各大商超及电商平台近半壁江山。

编辑|我的农场

鸡蛋作为初级农产品,生产经营模式一直是小而散,集中度很低。但随着几家品牌蛋企陆续登陆新三板,借助资本力量加速行业并购,品牌鸡蛋逐渐成为一股新生力,占领各大商超及电商平台近半壁江山。

中国鸡蛋行业总量庞大,拥有14亿只蛋鸡,年收入近3000亿元,但行业极为分散,其中养殖规模在500到1万只的小养殖户有59万家,5万到10万的养殖户2250家,10万到50万的750家,超过50万养殖规模的养殖户全国仅27家。

“生产者辛辛苦苦不断降低成本,却挣不到钱,老百姓也不满意,这样的双输局面肯定不是未来。”圣迪乐村董事长冯斌对记者表示,目前国内蛋品行业还处于初级阶段,产能总体过剩,虽拥有2500亿-3000亿的体量,仍然缺乏先进产能。

“目前,真正的品牌鸡蛋仅占5%左右,但增速较快,从十年前的零到现在进入快速发展阶段。”世界家禽学会主席、国家蛋鸡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杨宁预计,未来5-10年,鸡蛋行业品牌化程度将越来越高。

品牌化趋势日趋明显

在走访广州、深圳两市各大商超和农贸市场中,记者发现,农贸市场的鸡蛋光标牌上的名称就有七八种:“果场蛋”、“初生蛋”、“家鸡蛋”、“土鸡蛋”、“走地鸡蛋”、“三黄鸡蛋”、“清远鸡蛋”等,散装每斤价格从5元到18元不等。

而商超出售的鸡蛋大多有包装和品牌名称,但不同商超进驻的鸡蛋品牌差异较大。以天虹百货旗下超市为例,记者看到,共有6个品牌共计15款鸡蛋在售,平均每只鸡蛋单价从0.8元到2.8元。

对于鸡蛋名目繁多的现象,杨宁不建议过度炒作,而应通过建立良好环境、采食和原料可控,从而进行生产方式的变革。“鸡蛋本质上没有太大差别,生产方式决定了它的品质和安全性。如果过分追求‘纯天然’、‘农户自养’等概念,既不符合现代社会需要,也与食品工业有出入。”

尽管我国鸡蛋产能过剩,但经营模式以小农经济、分散生产为主,冯斌预计,“若按照前十位合计年收入50亿元规模计算,有先进产能的品牌鸡蛋市场份额不足5%。”而且,目前市面上不少走“公司+农户”模式的喷码鸡蛋,低价从农户收购,包装后高价出售。在冯斌看来,这是一种透支品牌的投机行为。

“风险非常大,中国初级农产品本身就因投资不够而经常发生质量问题。在成本导向下,通过寻找替代原料不断降低成本的做法不可能长久。”他认为,真正的品牌鸡蛋要有企业标准,比如优选健康种鸡,且只给母鸡喂食优质天然原粮;另外,必须拒绝使用抗生素,并通过紫外线灭菌,消除蛋壳表面99.9%的大肠杆菌与沙门氏菌;同时,每一枚品牌鸡蛋要有身份编码,实现全程追溯。

目前,我国品牌鸡蛋生产商大多是区域型企业,除四川圣迪乐村以外,包括西安格润牧业、北京德青源、宁夏顺宝农业、安徽荣达农业等都借助新三板平台挂牌上市,加速扩张。

今年上半年,圣迪乐村、格润牧业、德青源、顺宝农业和荣达禽业毛利率,分别为35.34%、23.49%、30.28%、17.08%和22.16%;除了荣达禽业,其他4家企业毛利率都处于同比增长态势。

品牌鸡蛋生产企业毛利率之所以较高,主要是价格优势,“我们鸡蛋的零售价是普通鸡蛋的3倍左右,大概1.7元一颗。”冯斌指出。

“未来行业必然越来越集中,一定要借助并购,所以我们两条腿走路,一是内生的内部建设;第二是并购,这也是我们走向资本市场的重要原因。”冯斌说。

小生产面临洗牌

鸡蛋品牌化的大趋势带动产业链升级,包括上游养殖方式的转变、中游加工类别的扩张、下游冷链配送的提升。

以冷链端为例,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已实现卖场全低温覆盖,但中国仍处在常温保存阶段。业内人士介绍,温度是影响农产品品质的重要因素。在华南地区的常温条件下,一个星期内鸡蛋新鲜度就可能下降到60%以下。

目前,如麦当劳、肯德基及大部分五星级酒店都会与冷链公司合作配送鸡蛋等食材。近年来,国内一些蛋企也开始与电商合作推广冷链配送。今年7月,某品牌上线京东商场,并宣布将采用全程冷链配送鸡蛋。此外,如本来生活等新鲜电商平台也为其鸡蛋品牌商提供冷链服务。

“冷链配送需要企业建设冷库和冷链,成本很高,对于大部分蛋企来说有压力,更不用说小规模养殖户了。”但冯斌同时坦承,由于目前大部分零售卖场都是常温储存,蛋企推动冷链没有动力,“我们推动供应商,沃尔玛是第一个响应的。”冯斌说。

自2010年农业部推进标准化规模养殖以来,蛋鸡行业表现势头尤佳。“这几年一些比较落后低端的饲养户都在退出,现在零散饲养户减少得特别快。”杨宁认为,小规模饲养户的退出将给具有质量控制能力、意识、经验和技术的企业带来新机会,并购和行业洗牌是必然趋势,传统的家庭作坊面临淘汰。

“基于投资压力和落后产能,这两个原因都驱使行业更加集中。”冯斌指出,目前小规模生产面临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那就是找不到接班人。“肮脏的工作环境,繁重的体力需求,不具规模并且收益极低,这些都让年轻人不愿意接手。其次,行业正向先进产能转变,这需要很大的投资,传统从业者在融资上困难重重。”

此外,落后饲养户难以保障产品质量和安全,这也是小规模生产面临的一大问题。据杨宁介绍,在一些比较简陋的鸡舍,环境很差污染严重,单是在鸡蛋的收集上就有问题。

“给鸡创造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尤为重要,从而产出更优品质的鸡蛋,不用担心抗生素、药物残留、细菌污染等问题,这才是产业发展的大方向。”杨宁表示。

作者 叶碧华 曾紫薇

原载于《21世纪经济报道》

『我的农场』整编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