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牛养地,以地养橙,以橙养人——这个品牌很有意思!

钟文彬2016-11-17 15:11:01

阅读(6387)

11月14日,孙开洲举办了奉节脐橙•肚子美橙品牌发布会。他是这个品牌的缔造者。好果多创始人张列、天下星农创始人、褚橙策划人胡海卿、梅子桃源创始人王梅等30多位嘉宾相聚一堂,共同见证了这个新农业品牌的诞...
11月14日,孙开洲在上海浦东新区大拇指广场好果多旗舰店举办了奉节脐橙•肚子美橙品牌发布会。他是这个品牌的缔造者。


重庆市奉节县脐橙中心副主任向力、好果多创始人张列、天下星农创始人、褚橙策划人胡海卿、与马云一起去华尔街见证阿里上市的梅子桃源创始人王梅等30多位嘉宾相聚一堂,共同见证了这个新农业品牌的诞生。

 

▼孙开洲,就是这个品牌的缔造者。

 


孙开洲在上海跟大家讲故事

 

他放弃被所有人看好的公务员工作,最艰难的时候倾尽资产变为孤家寡人,却从不言弃,哪怕当公务员的父亲吓唬说要断绝父子关系。父亲希望他当个大官,他却去当农人。

 

 

孙开洲“疯”了,放着好好的“铁饭碗”不要,甘愿下海做橙农?

 

答案是肯定的。2005年,当他租下草比人高的荒地准备种脐橙的时候,亲友们没人理解孙开洲的选择,只道他是“疯”了。

 

为了这片果园,他四处借债,卖房发工资;建养牛场,不要牛肉只要牛粪……一路出“疯”招。

 

周围人越看越摇头,直到他的园子结出了当地最甜的脐橙,成为周边采购商争先收购的对象。

 

 

 

他的橙子有个很有文艺范的名字——【肚子美橙】

 

孙开洲的橙园座落在奉节县白帝城不远处的山坡上,所在的乡镇叫草堂镇,因有杜甫草堂而得名。唐永泰年间,杜甫被贬至夔州(奉节古称),曾在这里当橙官,写有“园柑长成时,三寸如黄金”之诗句。

 

孙开洲觉得自己在杜甫生活过的地方种橙子,起名总得有点文化吧。杜甫字子美,本想叫"杜子美橙",但又觉不妥,有人出创意,脐橙的肚脐不是很美嘛,叫"肚子美"好了。

 

▼杜甫的“肚子美橙”

 

▼11月14日,孙开洲在上海浦东新区大拇指广场好果多旗舰店举办了奉节脐橙·肚子美橙品牌发布会。天下星农创始人、褚橙策划人 胡海清卿为其站台

 

▼与马云一起去华尔街见证阿里上市的梅子桃源创始人王梅也一起来见证这个品牌


好果多创始人 ,一起找农夫买计划提出者张列,肚子美橙就是一起找农夫买的产品之一

 

从“富爸爸”到穷新农人

 

在重庆奉节县,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孙开洲。

 

2005年之前,提到“孙开洲”三个字,众人语气里多少是带着几分羡慕的。这个老孙家的大儿子,退伍之后读了两年书,紧接着便以高分考上了当地的公务员。光是这件事,就让老孙家在乡里乡亲面前觉得大大地光耀门楣。

 

那时候,说他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富爸爸”也不为过。孙开洲脑子特别活络,支持老婆做生意,几年下来赚了不少钱,超100㎡的房子就买了两套。每每提到这个大儿子,连一向严肃的父亲都眉眼里堆笑。

 

然而,2005年之后当地人提到“孙开洲”三个字,语气里却多了几分嘲讽,甚至有点避之唯恐不及。

 

“放着好日子不过,偏要瞎折腾。”自从他租下荒山准备搞脐橙种植,亲友们明里暗里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橙子生长在这青山绿水间,而在亲友看来这却是“穷山恶水”

 

在当地人看来,种地是老一辈人在没有太多文化的情况下,不得已的一种选择。老人们劳作了一辈子的愿望,便是希望子女能够离开土地,选择一种更体面的谋生方式。

孙开洲背道而驰的选择,显然让所有人都无法理解。

 

“当时,年轻人里是没有谈农业的。大家不是搞建筑,就是做贸易。十里八乡的,就出了我这么一个‘疯子’。”谈及当时的情形,他正色分析,“那段时间作出这样的选择,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感觉矿井作业有危险,作为煤矿主责任过于重大;二是身为农民的儿子,我有一份土地情结。我总觉得得给自己留块地,等我老了,有地方去。”

 

然而这一份土地情结,一度让他缺钱到全家连吃一个月方便面的程度。

 

最初的几年,因为做生意的钱撑着,日子过得还算说得过去。可是接连五六年,橙园依然是只见投入不见产出,孙开洲一家积攒的那些老本终于被掏空了。

 

家里值钱的东西一样样地被变卖出去,连老婆当年的嫁妆以及他送她的戒指、项链也逐一进了当铺。到最后,他不得不四处找人借钱。

 

▼看到橙树旺盛的开花结果和大受欢迎,大概再苦的过去都是值得的



 

 

年三十被追债,困苦时光幸有亲人支持

 

2011、2012、2013,那是孙开洲经济最困难的三年。

 

直至今日,只要一想到有一年的大年三十,别人家守着圆桌吃团圆饭,他却因为债务问题,不得不和妻子苦苦哀求债主宽限还款日期,这个44岁的汉子便禁不住语带哽咽。

 

“那是我的一个朋友。我没想到他会催我还钱催得那么急,大年三十我们夫妻俩就差跪下给他磕头了。”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眼圈泛红,就在眼角隐有晶莹泪花时,这个黝黑的汉子赶紧抬手,久久地捂住面孔,不让别人看到他的脆弱。

 

那一年的大年夜,孙开洲一家是在果园里度过的。

 

在远处此起彼伏的鞭炮声衬托下,果园里显得格外的宁静。在山上简陋的棚子里,看着一株株繁茂的果树,他的心莫名地踏实下来。

 

“再过两年,过两年就能挂果了。”他喃喃自语,又似乎是在安慰妻子。

 

▼果园得硕果累累,或许才是对孙开洲一家最大的安慰

 

而此刻,在山下孙开洲的老父亲家,这个年过得同样不那么愉快。老母亲烧了一桌子儿孙们爱吃的家常菜,可席间却独独少了大儿子一家,这让老爷子有些食不知味。

 

当初,大儿子孙开洲说要搞果园的时候,老爷子就曾激烈反对。因为在三个子女中,老爷子最看重大儿子,希望他能走仕途。哪曾想到,他已考上了公务员却跑去当果农,气得老爷子差点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

 

事到如今,他资金链断了,卖了房子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可偏偏还是没有回头服软。一想到这里,老爷子真是又心疼又气恼。

 

幸而,在倔脾气的爷俩中间,还有温柔的母亲帮着从中回转。“所以我和我爸虽然争吵不断,但并没有真正决裂过。”他说。

 

在最穷困的那几年里,母亲甚至从自己微薄的积蓄里拿出钱来,偷偷接济他们。孙开洲说,正是妻子哪怕变卖嫁妆也无怨无悔的信任,以及母亲关键时刻的默默支持,让他得以熬过最困难的那段时光。

 

 

养牛只为收牛粪,奇思妙想代价高

 

好不容易从土地上走出去,却又回到土地,这本身已经够令人不能理解的啦。五年前,孙开洲要建养牛场的决定再次让所有人跌破眼镜。

 

“这娃子疯得厉害喽。”邻人无限惋惜地感慨。

 

然而更令所有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建养牛场居然不是为了养牛卖肉,而是为了收集牛粪。

“我记得小时候父辈种的橙子非常甜,那时候没有农药化肥,就是弄点家里鸡鸭的粪便埋土里而已。所以,我觉得要种出好吃的橙子,还是要用老祖宗的方法,走自然生态农业的道路。”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