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庄主,多是“精神病”

木尧2016-12-09 13:40:50

阅读(2542)

随着见过的庄主越来越多,越能感觉到这不是一群正常人,尤其是牛逼的庄主。对于常人而言,能在一个领域、一个气场、一个思维里做到极致,已属不易。

随着见过的庄主越来越多,越能感觉到这不是一群正常人,尤其是牛逼的庄主。

对于常人而言,能在一个领域、一个气场、一个思维里做到极致,已属不易。

但在农庄这个融合领域,有太多矛与盾、冰与火、光与暗之类既冲突,又融合的事情,需要庄主左右逢源、上下拿捏、四面顾及、八方周全。

在两个极端分裂的世界里游刃有余,他们无疑是迥于常人的“精神病”。

江山美人,如何兼得?

这个世界不乏富可敌国的商人,功成名就的艺术家也如过江之鲫。但集两者为一身的大成者,凤毛麟角,屈指可数。

原因何在?

商人需要狼性、开拓务实、市场嗅觉灵敏、对金钱有着天生的渴望。而艺术家则天马行空,心理脆弱敏感。他们追求飘渺的前沿事物,对当下的金钱视作粪土。

可以说,一个成功的商人和艺术家之间,在基因上就存在着云泥之别。在这个领域的成功,往往意味着从事另一个领域就存在着先天缺陷。

但农庄,又恰恰是个集商业与文化艺术为一体的矛盾体。

商业自不必多言,再任性的庄主都不会忘记经营。而一个好的农庄,又必须是传统乡村文化复兴的场所,这是农庄的灵魂。

如何用商业的狼性赢取经营上的效益最大比,又能够以艺术家的审美、敏感、责任感来塑造传统文化、乡村文化、农耕文化,这是庄主的义务,是庄主的责任,也是庄主的试金石!

上得厅堂、下得工地?

如何当老师,如何做管理,郭德纲有一个很形象的比喻:一个猴一个拴法。大意是,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教育、管理方法。

从古到今,许多大将军带领数十万大军不在话下,但改任文官后,往往连几个人都管理不好。不同层面、不同素质、不同需求的人,所需的管理逻辑也都不同,不同的管理者自身素质,也决定了自己适合管理不同的人才。

而在农庄里,既有土生土长的农民,也有专业领域的工人,还有饱读诗书的大学生,甚至还有从事文创、品推方面的文艺青年。

对于这些不同背景、不同需求、不同风格的人,既不能用统一管理制度,也不能用统一考核标准,甚至不能用统一谈话语气,庄主如何去管理?

更何况,转型而来的庄主们,在任何一个员工面前,都是外行,外行领导内行,本身就是一个难题!

左手苛刻,右手包容?

在如今的匠人精神时代,偏执狂,已经成为一个褒义词,用来赞扬那些做事认真、追求极致的企业家和创新者,比如乔布斯,再比如标榜情怀的罗永浩。

对于庄主而言,做个有理想、有追求的偏执狂,本也是个符合主流舆论的好事。

问题是,农庄又具有典型的平台化属性。多产业、多项目融合的结构,决定了农庄要有不同的合伙人进来共同创业。

如果说企业家像个“山大王”一样,可以不由分说地任性做个偏执狂,那么庄主更像个“国王”,打造平台化时,更需要胸怀、格局、包容、求小同存大异……

既需要极致,又需要“做大事不拘小节”,对庄主着实是一个考验!

当下,还是未来?

立足当下,面向未来!——这个响亮的口号人人皆知,人人深以为然。

可现实是,口号只是口号。有的企业赢了当下,后续转型升级乏力;有的企业志存高远,却死于向梦想狂奔的路上。那些百年基业长青的企业,至少国内寥寥。

农庄的特征是:历史短、发展快、变化多。平心而论,许多短平快的项目确实能够独领风骚一时,快速捞金。但这些项目往往“保鲜期”极短,多则三五年,少则一两年,就会寿终正寝。到时,农庄还要从头开始。

而一些符合未来的项目,又往往意味着投入大、回报周期长。短时间内看不到回头钱,未来变化又不可知,怎么办?

是立足当下,随波逐流,还是面向未来,放长线钓大鱼?没人能给庄主答案。这种心理的较量,大部分庄主都会选择前者,然而,成大事者,往往是极少数。

放眼世界,农庄都是男人的终极梦想。而在通往梦想的道路上,正如唐僧取经一样,必然遭遇妖魔鬼怪,魑魅魍魉,大小81难。

种种折磨,要么变成“神经”,要么在恶魔的洗礼后,过关成佛!

大苦大悲、大彻大悟!

致敬庄主!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