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扶贫要遵循五条基本原则

魏延安2017-01-08 18:44:07

阅读(913)

12月30日,新华网《新华访谈》邀请国务院扶贫办巡视员、《全国电商扶贫指导意见》拟稿人曲天军,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国家十三五规划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汪向东,共青团陕西省委农村青年工作部部长魏延...

【按:2016年11月17日,国务院扶贫办牵头联合15个部委出台了《关于促进电商精准扶贫指导意见》,引发关注。12月30日,新华网《新华访谈》邀请国务院扶贫办巡视员、《全国电商扶贫指导意见》拟稿人曲天军,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国家十三五规划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汪向东,共青团陕西省委农村青年工作部部长魏延安,上海财经大学副教授井然哲就文件进行在线解读。其中魏延安部长就电商扶贫的原则和消费扶贫问题进行了重点解读,现将解读原文予以分享。】

电商扶贫目前很受关注,但也有争议,核心焦点在三个方面,

第一,搞电商是高度竞争的市场经济行为,而做扶贫是政府和社会公益行为,两者如何能结合好?

第二,脱贫攻坚的地方都是落后地区,电商这个新经济能不能在贫困地区发展得好?

第三,电商扶贫走什么路?是不是又要再搞一套体系,甚至建专门的电商扶贫平台等。

所以,国务院扶贫办牵头制订《关于促进电商精准扶贫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时充分考虑了这些因素,就电商扶贫提出了五条原则,一是政府引导、市场主导;二是多元平台、突出特色;三是先易后难、循序渐进;四是社会参与、上下联动;五是鼓励创新、典型引路。

《意见》提出的第一条原则就很明确地指出,政府引导、市场主导。

它回答了我们很多人关注的问题:电商扶贫到底是谁在抓。

实际上是政府在推、在引导,但是最终做还是电商在做,也就是说政府和市场的边界依然是清晰的,我们是政府引导下的市场行为,政府要扶持电商扶贫但不干预具体运营,政府要提供相应服务但绝对不包揽应该由市场主体来完成的事性,最终还是要充分发挥市场在农村电商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当然,政府引导作用是不可或缺的,特别是大家关注到许多扶贫地区比较落后,需要政府在前期进行积极的引导,而且需要投入相关的资源。比如说陇南就投入了大量的资金项目来做人才的培训,做相关电商服务业的引进,做快递物流的补贴等等,吸引了大量的青年返乡从事电商创业,也吸引了一批电商服务商、物流快递企业入驻,没有这些东西初期也是做不起来的。

那么《意见》提出的第二条原则“多元平台、突出特色”就回答了电商扶贫的具体路径问题,

电商扶贫不是另起炉灶,而是选择国内较为成熟的第三方电商服务平台开展合作,

目前国务院扶贫办已经先后与苏宁、京东签订了电商扶贫的合作协议,在多省多县开展由电商平台与当地扶贫部门合作的电商扶贫工作,充分发挥平台的有效作用。

如果说专门新建平台,不仅耗费资金巨大,而且能否运营成功还很难说,国家在这方面不鼓励。

同时,还有一个特色的问题,不能千县一面,同质竞争,而是结合不同电商企业发展方向和贫困地区实际情况,突出特色、因地制宜,注重农副产品上行,实现山货有序上网。

那么对电商扶贫进程中的困难也要有充分估计,所以《意见》提出的第三条原则就是“先易后难、循序渐进”,

一个地方能不能搞电商扶贫,要“四看”,

一要看有没有一定的资源禀赋,特别是适合网上销售的东西;

二要看有没有一定的产业基础,避免有产无量做不起来;

三要看有没有一定的电商基础,不能网不通,快递不到,人才没有,像荒漠上种树一样困难;

四要看当地政府积极不积极,认识怎么样,能不能拿出可行的落实措施来。

所以,电商扶贫绝对不是一哄而上,还是要积极创造条件,有序推进。

所以,《意见》提出的对国家贫困县的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全覆盖”,前面加了一个定语——“有条件的”。

《意见》提出的第四条原则是:社会参与、上下联动。

电商扶贫是一个系统工程,有了政府的推动、平台的合作还是不够的,电商服务、快递物流、仓储加工、设计推广等方面还需要大量的第三方来参与,一个完整的电商生态大约需要横向与纵向约15个以上的关联产业环节配套,这一点尤其需要注意。

一些地方的电商扶贫启动后,往往会发现电商服务业及相关配套产业是瓶颈,非常需要加强。

同时,必须看到,脱贫的主体是当地群众,电商扶贫最终也要变成群众运动。

要把群众吸引进来,参与到电商中间大概有三个阶段:

一是群众先有认识,觉得电商这个东西挺好,给我带来了便利,我网上能买东西了,网上也能卖东西,我的一些生活服务可以解决。

二是群众有意愿,他说你们在搞我能不能参与?我也想学习、也想试试收,这就好办了。

三是群众有转变,原来觉得我的东西网上一摆就能卖,现在发现网上还是有需求,需要我调整怎么包装、加工,这就形成了电商和产业的良性互动。

电商扶贫归根结底是一次创新的历程,能不能顺利实现电商扶贫的“初心”,要看电商与扶贫贴得紧不紧,融合得怎么样。

所以,《意见》提出的第五条原则是“鼓励创新、典型引路”。

从2013年开始,陆续有一些贫困地区开始尝试在电商上销售当地农特产品,发现有明显效果,随后一些地方政府有意识地推动电商与扶贫与结合,尤其以陇南力度最大。

在总结各地的自发探索情况后,国务院扶贫办于2014年底正式提出“电商扶贫”工程,并列入十大扶贫工程之一。

同时,为了稳妥其间,确定了已经有工作基础的陇南承担了全国试点,于2015年5月正式召开试点的新闻发布会;到2016年9月,通过系统梳理之后,在陇南召开了全国电商精准扶贫现场会,旨在推广陇南经验,更好地指导各地电商扶贫实践。

但陇南的电商扶贫经验有共性的、普遍性的东西,也有个性的、特殊的东西,需要各地认真借鉴,消化吸引,二次转化,与本地实际结合再创新,由点到面,循序渐进。

总之一点,电商扶贫依然是一个新事物,我们需要结合电商和扶贫,在认识当前扶贫形势的基础上从实际出发,有序开展试点,综合推动。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