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正规军”撤离农村 互联网金融乘虚下乡“打游击”

野地里的辛巴2017-02-17 17:55:22

阅读(1147)

从上世纪末以来,商业银行急剧收缩农村网点,使得农村金融发展严重滞后,造成农村经济“失血”、“贫血”。

2.jpg

从上世纪末以来,商业银行急剧收缩农村网点,使得农村金融发展严重滞后,造成农村经济“失血”、“贫血”。日前公布的中央一号文件对农村金融颇多着墨。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唐仁健称,文件“在农村金融方面有大篇幅的规定,写得也是最长最多的。”

据统计,我国“三农”金融的缺口已达3.05万亿元。在当前经济下行、财力增收困难的背景下,如何筹集农业农村发展的建设资金,唐仁健表示,“(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头疼的问题。”他提到,要两手抓,一手抓“整合”,另一手抓“撬动”。要是用好了这些措施,就能够建立起金融和社会资本下乡的“导流渠”,疏通资金回流农村的“毛细血管”,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

事实上,资本下乡有着自己的“算盘”。对金融公司而言,正是看中农村消费金融的这片蓝海。在城市市场已经饱和,竞争趋于恶性化的背景下,投身农村金融反而大有可为。

借贷的“怪圈”

正因为看中农村万亿级的市场蓝海,互联网金融资本纷纷“下乡”。

如果没有政府的扶持,传统的金融公司一定会收缩在农村的放贷业务,转而投向城市,这是由其金融体制本身所决定的。比如,农民最大块的资产是集体土地,包括宅基地、承包地,以及农房。但是集体土地无法在银行办理抵押贷款,农房由于附着在宅基地之上,亦无法充分体现其价值。此外,农民抵押贷款一般是几万元的小额,所需要的风控和管理人员与贷款百万同样。考虑到成本问题,在银行的操作空间是有限。

据媒体报道,有学者称,传统金融机构是基于现实风险的管理,要各种抵押物各种条框约束,而互联网金融则是基于未来的风险管理,这是他们理念的根本分歧,也导致不同的风控路径。中国农村存在万亿级的金融需求,对于农民小额贷款的需求,传统金融机构是无法覆盖到的,相反互联网金融以其快捷、便利的放款特性是可以满足的。

对于北京润农金服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润农金服”)CEO陈辉来说,触动他的除了农村旺盛的借贷需求之外,还有一个让人非常难以理解和接受的“怪圈”。

陈辉说,2015年冬天,他到东北农村考察,一户人家种有十晌地(150亩左右),每年务农的各项投入接近10万。经询问得知,信用社最高贷款3万,再向亲戚朋友东拼西凑3万,剩下的就只能承受高息求助于民间借贷公司。凑齐这些钱后,这户人家才会开始一年的耕种。

由于从种植到收获,需要一年周期。所以对这家人来说,这一年基本上就没有收入来源,为了维持生活及其它开支,还必须预留两三万。等年末卖掉粮食后,再分头还掉欠账,然后手头上就只剩下一点钱,下一年又要继续借钱。

这户农民告诉陈辉,年景好坏会影响到收入,但是挣的钱也一直攒不下来,比如要还掉结婚盖房子时欠的账,还要张罗着小孩上学的钱。等到攒些钱了,小孩要上大学就又全花光了。再往后,孩子就要结婚了。而且,家人还不能碰上灾病,否则负担更重。

这个农民始终深陷“一直种地、一直缺钱”的怪圈,让陈辉颇为感慨。于是,他考虑做一些改变,帮助农民解决“借钱、省钱、赚钱”的难题。他认为,如果只是做一家纯粹的借贷公司,放贷给农民收取高息,尽管也会挣到钱,但却无助于打破前述怪圈。

用金融手段撬动整个产业链

经过前期半年多的立项调研,2016年6月,陈辉带领公司团队到山西南部的闻喜县帮助农民种植辣椒。

之所以选择从辣椒切入,他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辣椒作为经济作物,由于种植范围广泛,一直以来价格都比较稳定,不会出现像大蒜一样过山车般的行情。而且,辣椒用途广泛,价值较高,还可以烘干储存,不用担心出现生鲜果蔬那样的滞销问题。

更为重要的是,公司已经跟下游的加工企业签订了订单,锁定了收购价格。陈辉说,只要每年能够达到几十万吨的生产规模,就可以成为“老干妈”的指定供应商。然后,公司再跟农户来签订辣椒收购的价格。而且签约的价格“就高不就低”,这样既保证了产销对接,也能稳定农民的收入预期。

作为一家新型订单农业金融公司,润农金服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就是,为整个产业链提供全程的金融支持,以及为农户提供栽培技术,控制农药化肥的使用量,从而保证产量和质量。

具体来说,在筛选完基地和农户之后,从种植环节开始,公司会为农民提供农资,跟农民签订赊销协议,等辣椒种出来后,由公司统一收购烘干,交由加工企业,待结算后就会按照签约价格,扣除农资费用,支付给农民。这其中,由于统一采购,为农民降低了种子、化肥、农药等农资成本,而公司又可以从整个产业链中抓取利润,从而补贴给农民,使得赊销为零利息。

在山西,小麦和辣椒可以轮作,即小麦收获后,可以再种一茬辣椒。也可以不种小麦,一年种春茬和麦茬两茬辣椒。春茬已经基本有数,但是麦茬能签多少亩尚未可知。

陈辉说,农民最实在,要是农民感觉到辣椒春茬种的不错,也确实挣到钱了,那么第二茬就还会再种辣椒。根据前期调研和已经有过一茬的经验来看,一亩地可以为农户增收2500元。因为麦茬种玉米的话,刨除成本平均每亩地的收入为500元,但是种植辣椒后收入会达到3000元。也就意味着,如果种植面积能够达到10万亩,将会为当地农民增收2.5亿。

陈辉表示,公司就是在其中扮演从规模种植到集中采购的桥梁,通过金融服务嵌入产业,从而撬动整个产业链。2016年已经跟农户签了5万亩左右,2017年春签约到10万。预计2017整年会签约到50万亩,订单农业的总交易额达到15亿元。

截止到2017年2月,润农金服的业务覆盖山西、河南、山东等省份,签约农户超万户,签约贷款金额8000万。这其中在山西、河北有辣椒跟种项目,在山东有养猪养鸡等项目,还有江苏的稻虾共养项目,以及东北、河北、山西的土地托管业务。

征信背后的农村消费

多年来,农业种植的小农经济在应对大市场方面,往往力不从心。一方面无法对农作物来年的市场价格做到准确判断,另一方面对市场价格及农资成本方面无法形成议价博弈能力。在当前,小农经济仍然会延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的背景下,要是能够涌现创新整个产业链的企业,不论是金融企业,还是农业企业,都将会帮助农户改变弱势地位。

相较于小农户,陈辉提到,下乡的资本或企业就有实力去做市场调研,包括农资、农产品的价格,甚至国际贸易、期货市场的价格,然后综合预判,选择适合做的项目。而小农户是无法想象能够做到这一点的。

还有一点优势在于,企业可以根据市场需要调整种植品种带领农民致富。他举例说,当初种辣椒的时候也考虑过,要是达到10万亩的规模,会不会供过于求,造成全国辣椒市场降价,后来才发现,辣椒市场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这点规模对市场的影响完全可谓是微不足道。

当然,对于润农金服而言,以辣椒来切入农业并非最终目标,而是希望借此弥补农村征信的空白,拿到农民的消费数据,借此再跟一些合作企业,为农民提供消费贷款服务。

陈辉解释称,对农民来说,可以分为生产和生活两块。先帮农民搞好种植这一块,让农民增收,这属于惠农扶贫。跟他们建立信任关系后,然后再由生产转向生活,挖掘其潜在需求,帮助农民花钱。他认为,农村金融最难做的是征信工作。对于传统的金融机构,甚至一些知名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农民的征信都是空白,因为这部分群体很少上网购物。但是,通过农作物种植,正好弥补了这个空白。

据了解,润农金服在农村布局的惠农点下沉到乡镇和村,计划在今年年底达到3000个。惠农点将为农民提供各种便利的金融服务,包括小额现金借贷、汽车金融、房屋建设装修、家用电器分期、婚丧嫁娶相关等分期服务。在陈辉看来,这背后有着巨大的蓝海市场。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